紫翠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穿成豪门巨佬的作精美人 > 第60章 大佬点烟 第(1/1)分页

第60章 大佬点烟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就算屋外积起雪, 温疏离还是按照计划,准备出门被别墅区的阔太太们送新年礼物。www.linghunshuxuan.com

    林婶担心:“小夫人,雪天路滑, 我陪你去吧。”

    “没关系。”温疏离摆摆手:“就在别墅区里, 不会有什么事。”说着, 他穿上羽绒服, 系上围巾,戴上毛茸茸的线帽, 将自己结结实实裹成一只南极来的小企鹅。

    正走到玄关处换鞋,林婶接了通电话。

    赶忙追过来:“小夫人, 您不用去送啦。刚才王太打电话来, 听说您在家, 问方不方便来拜访。”

    “我替您答应啦!”

    温疏离停下换鞋的动作:“这样也好。”

    外面白皑皑的积雪, 看着就冷。

    正好可以不用出门, 还能联络阔太们的感情。

    “林婶, 家里有什么可以招待客人的,都拿出来吧。”温疏离走回身。

    “好嘞~”

    焦糖布丁,奶油曲奇饼干, 马卡龙甜甜圈, 没过一会儿,林婶用新买的法式瓷盘摆盘。

    等温疏离换了衣服下来, 看到林婶将桌子放了满满一桌。

    “林婶,你什么时候变出这一桌的?”温疏离吃惊地问道。

    林婶笑眯眯:“小夺每天都要带些小饼干和小蛋糕当点心, 这些正好是做多的。还有纸杯蛋糕在烤箱里,稍等就能出炉。”

    “昨天我苹果派和草莓蛋糕都很好吃。”

    “有,都有。”林婶应下。

    又过了约莫二十分钟,王太太和其他阔太太都上门来。一眼看到壁炉旁的小松树, 欣喜地扬声道:“诶呀,好漂亮的小松树啊~”

    温疏离正坐在沙发上喝茶,太太团们又看到满茶几的小饼干小蛋糕。

    “susu,你准备了这么多小蛋糕呢?看起来好好吃哦!”

    “不用客气,多吃点。”温疏离指着小蛋糕说道:“这里有红茶、黑咖还有拿铁,大家请自便。”

    陈太太仔细端详着装点心的瓷盘后惊呼:“呀,这是F国艺术大师拉斐尔的迷雾森林吧。之前在展会上看到过,可惜国内只有三套,还早就被定掉了,预定要等半年呢。”

    “拉斐尔大师的作品,我可是听说很贵的,而且很难买。”

    “是呀是呀,我上回特意跑到F国去买呢,也没买到心仪的餐具。”

    为了买套餐具跑出国,这群阔太太们可真是闲。

    这是傅琰买回来的,温疏离当时只觉得直男审美终于开窍了一回。平时林婶也经常用来装些手作小饼干小蛋糕,温疏离都觉得挺好看,习以为常,还以为是桃桃网九块九包邮的。

    没想到一套餐盘还有这么高贵的血统出身。

    “再贵的盘子,也是用来装食物用的。这些都是林婶亲手做的糕点,大家务必尝尝哦。”

    “好呀好呀。”太太们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找了位置坐下。

    每人都画着精致妆容,连头发丝都精心打理过,穿着长裙就跨过积雪来到傅家别墅。

    “susu,前段时间我去了趟意大利,看到一条项链非常适合你。”王太太掏出一只蓝紫色丝绒盒子:“正好趁着这个机会,送给你。”

    “谢谢王太太,”温疏离勾起笑唇:“我也正好有礼物送给你们。”指了指旁边堆起的礼物山。

    阔太们喜出望外:“没想到susu还给我们准备新年礼物。”

    “每个人都有。”温疏离懒散地单手撑着脑袋:“这是我们美容院新研发的产品,还望你们别嫌弃,带回去试用一下,能告诉我使用效果就更好了。”

    “好呀好呀。”她们连连点头,对温疏离又是一阵吹捧。

    许久不见,温疏离发现原来阔太圈子扩大了一倍不止,当中有好几张生面孔。原本嫌弃温疏离出身,从不跟他有交集的一些阔太们也在其中。温疏离的目光从她们身上扫过,不动声色。

    他也就跟朋友圈里占好友位的几人比较熟悉,比如王太太,陈太太她们。

    “对了,susu。”王太太有些为难地开口:“我有个闺蜜,是你的粉丝呢。正好今天我们聚会,能不能把她也叫过来?”

    “王太,susu现在是什么身份?哪里是别人想见就能见的啊。”原本看不上温疏离,彩虹屁吹得最响的宋太太阴阳怪气道。

    王太太有些尴尬,她本来就只是征询温疏离的意见。没想到温疏离还没说话,宋太太就先开口。

    “没关系啊。”温疏离懒洋洋道:“反正今天也见了不少陌生人,见见我的粉丝也是应该的。”

    “那我这就给她打电话。”王太太高兴地从沙发上起身。

    被内涵陌生人的宋太太尴尬地咳嗽两声,没有再说话。

    其他太太们也都心知肚明,不知谁听说今天温疏离在家,便撺掇王太太借着新年聚会的名号给傅家打电话,能不能过去拜访。

    没想到温疏离真答应了,还热情地欢迎她们都来。

    别墅阔太群里顿时炸锅,大伙不约而同手忙脚乱地开始挑衣服,做头发,化妆。有的阔太还穿着睡衣刚起床,看到群里消息后,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就怕赶不及。

    原先温疏离搬到别墅区的时候,一众阔太们都嗤之以鼻,认为他根本待不久。自己没能力,娘家没依靠,光靠着一张还不错的脸,却是男儿身,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怎么绑住首富傅琰。

    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不过三个月时间,温疏离出道当男团,还爆火了。不光如此,傅琰陪他上综艺,对他宠爱有加。原来首富的真面目,跟演艺圈男明星也差不了多少。

    老攻这么帅,又有钱,自己还受全民追捧。

    常年闲在家的阔太们狠狠地慕了。

    王太太打完电话不过十几分钟,门铃被再次摁响。

    林婶跑过去开门,见到门外的苏柔,一张笑脸直接垮下来,从春天直接入冬。

    “林婶,您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我吗?”苏柔秀美的脸上带着伤心失落。

    “家里有客人,不方便招待你。”林婶还是用上次的借口。

    “我知道,这回我是受邀请来的。”苏柔扬起一抹微笑:“从昨天开始,我就搬到这里来了。刚刚没注意看群里的消息,温先生正在家里办聚会是吗?”

    林婶迟疑片刻,还是让苏柔进来。

    温疏离两回见苏柔,她都穿着白色的裙子,脸上不施粉黛,要营造出自然素净的美人感。

    只是这人还是不要大晚上出门,不然黑发白裙真的容易吓到别人。

    不光苏柔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拖油瓶,那就是苏菁。

    苏菁可以穿着红色长裙,明艳动人,跟苏柔的白裙形成鲜明对比。

    这姐妹俩的穿着是商量好还是没商量好?

    苏菁的脸蛋是差苏柔一筹,但气质这块拿捏地明显比苏柔强。阔太们对于苏柔这种小白莲路线尤其厌恶,当苏柔一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对她不喜。

    “大家好,我是刚搬来的苏柔。听说你们在这里聚会,冒昧打扰。”苏柔手里捧着一只盒子:“我亲自烤了点小饼干,请大家尝尝。”

    她才说完,看到茶几上满当当的精致糕点,小饼干每一块的造型都不一样,别致又好看。

    而她手里的……

    但话都口,不拿出来更不好。

    苏柔只能将饼干盒放在茶几上,慢慢打开盒盖。

    “这是姐姐从一早上就开始做的,大家都尝尝吧。”苏菁卖力推销,看向温疏离的目光中多了两分怨念。

    如果不是温疏离,如今在傅家享受这种众星捧月待遇的人就是她了。

    盒子里的小饼干是做成花环形状的黄油曲奇,淋上不同颜色的糖浆,点缀小糖粒,如果没有比较,做得也算不错了。

    但跟温疏离桌上的小饼干比起来,造型不够特别,手艺有些粗糙。

    林婶这时还将刚完成的苹果挞和草莓蛋糕端出来,空气中混合着苹果和肉桂的甜蜜香味,顿时让这些小饼干越发黯然失色。

    “这是小夫人特别喜欢的苹果挞,各位夫人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尝尝看。”

    阔太们当然知道该怎么选,纷纷将叉子伸向烤得表皮焦香的苹果挞:“呀,这个苹果挞可以跟我在F国吃到的米其林餐厅相提并论了。”

    “不甜不腻,保留了苹果的口感,肉桂的香味也没有喧宾夺主。”

    这话一出,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苏柔。

    谁意图喧宾夺主,大家看破不说破。

    苏柔不知是听出来了还是怎么,脸色越发苍白,也许在男人们看来楚楚可怜,激发保护欲,在温疏离看来,这是随时准备来个晕过去碰瓷吧。

    为了避免被真碰瓷,温疏离率先开口:“你看起来很不舒服,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

    “温疏离,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赶我姐姐走呢?”苏菁趁机发难:“小夺的亲生母亲回来了,你慌了对不对,所以你费劲心思不让我姐姐进门,就是怕小夺不跟你亲近,要跟我姐是吗?”

    “她才是小夺的亲生母亲,你有什么权利阻止他们俩人见面?”苏菁见温疏离不吭声的模样,以为戳中他肺管子心虚了,越说越带劲。

    “这位苏小姐。”等苏菁说完,温疏离才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润润嗓子:“如果我不让你们进门,那你们现在站的地方是哪里?天堂吗?”

    苏菁:……

    “还有,苏柔小姐的确是傅夺的生母,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否认过。不过呢,大概是苏柔小姐抛弃傅夺太久了,久到已经忘记傅夺马上要成年,他的事情早就由不得我们过问。”

    “他想见谁,去哪里,都是他的自由。我一直把傅夺当弟弟一般看待,从来不会限制他。”

    阔太太们最喜欢看豪门八卦,尤其是在低调奢华的别墅里,吃着小蛋糕,手边放着新年礼物,还能看现场实时版豪门恩怨。

    啊~日子好幸福。

    “我……我没有抛弃傅夺。”苏柔美目带泪:“我只是觉得傅夺跟在傅琰身边,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

    “事实证明,你的想法没错。”温疏离一本正经地赞同:“但既然你已经替傅夺做出选择,为什么现在还要企图摇摆他呢?”

    苏柔:“……”

    “温疏离,你别太过分了!如果不是我姐姐离开,你以为你现在能做上傅家主人的位置。”苏菁尽心尽责地扮演着维护姐姐的称职妹妹形象,将摇摇欲坠,伤心欲绝,柔弱可怜的苏柔护在身后。

    “你说得没错。”不管苏家姐妹说什么,温疏离都是先点头赞同。让苏菁觉得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根本使不出力:“傅家主人的位置不是谁都可以坐的。”

    “可惜啊,我坐上了,而且……”温疏离挑衅一般地轻拍屁股底下的沙发,瑞凤眼上挑,眼角的小痣都染着挑衅的味道:“稳如泰山。”

    苏菁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咬得压根发酸也说不出话来。

    “噗嗤。”

    阔太太们忍不住捂嘴偷笑。

    她们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傅琰会把温疏离捧在手心里宠着。

    温泰山眯起眼,拖着脑袋看苏家姐妹的脸色已经非常无力惨白。

    “哈哈哈,我是错过什么精彩剧情?”一道爽朗女声从门口响起,一名穿着黑皮衣皮裤的黑长直漂亮女人缓缓走进来。

    “雯雯!”王太太热情地冲邹雯挥挥手。

    邹雯的目光直接落在温疏离身上,径直朝他走过来:“你好,温疏离,我是邹雯。”

    女人朝他伸出纤白修长的手,举手投足全是飒爽利落。

    “你好。”温疏离也没想到,他这位据说的粉丝气场如此强大。

    “我可是你的粉丝哦。”邹雯朝他挤挤眼。

    “呵呵,我的荣幸。”对待女粉,温疏离扬起营业微笑。

    谁都没注意到,苏柔见到邹雯的一刹那,脸色越发难看。就在邹雯扭过头,视线对上她的一刹那,忽然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姐姐!”苏菁惊叫一声,出手扶住她。苏柔紧闭着眼,脸色苍白,眼睑还在微微颤抖,如霜打过的小白花一般惹人怜爱。

    可惜,这都是一群跟丈夫白莲小三小四斗智斗勇过的阔太太。

    所有人只是静静看着,谁都没有出手,连关心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苏菁只得硬着头皮开口求助:“谁能帮我叫一下救护车?我姐姐晕倒了!”

    “你姐姐大概只是见到故人,过于激动了。”邹雯一眼看穿:“你把她抬回去,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我……我一个人也抬不动啊。”苏菁可是穿着七厘米的细跟高跟鞋过来的,刚在雪地里挪过来就已是不易,再扶着苏柔回去,这把老腰就别要了。

    “把你的鞋子脱了。”邹雯朝她脚上的高跟鞋瞥了眼,气场十足。

    苏菁很想反驳,却连扬声的胆子都没有。

    她总觉得眼前女人绝不是她能招惹的。

    驮着晕倒的苏柔灰溜溜离场,一场好戏才落幕。温疏离疲倦地打了个哈欠:“今天的聚会就先到这儿吧,大家别忘把礼物拎走哦。”

    连逐客令都是这么直截了当。

    阔太太们一人拎着一只礼物袋,其中还是有部分人不当回事,她们平时用的都是国外大牌,一瓶上万十几万的东西,这种院线自己研发的东西,才不愿意当小白鼠去用呢。

    就在她们走到门口时,温疏离忽然来了句:“对了,这份礼物是傅琰亲自包装的哦。”

    原本计划好送人的阔太们一个踉跄,她们居然拿到了首富傅琰亲手包装的新年礼物。

    出息了啊姐妹们。

    很快,热闹的客厅里只剩下王太太、邹雯和温疏离三人。

    温疏离有些奇怪,邹雯看起来可真不像是他粉丝的模样。

    “我刚才忘了说,除了是你粉丝这一身份,其实我还是D&M亚太区负责人。”邹雯掏出名片,递给温疏离。

    白色的卡片上烫着邹雯的名字,头衔还有电话。

    D&M是一家集服装、箱包、饰品等一体的奢侈品牌,跟silver性质相同,它的售卖采取会员邀请制。

    只有vip会员提供邀请函,才能邀请一位会员。

    所有的产品都是纯手工定制,最高端的材料,技艺最精湛的工匠倾力制作,温疏离倒是看中了一件D&M新出的大衣,可惜没有门路买,一直遗憾着。

    得知他还有这么厉害的粉丝,立刻亮起星星眼:“我可以购买你们今年新款吗?”

    邹雯勾起红唇:“当然,不止今年新款,我还想邀请你担任D&M的代言人。”

    “什么?!”王太捂嘴轻呼。

    D&M的vip会员资格审查极严,就连她都还不是VIP会员,也就靠着跟邹雯的关系,买些当季款式。

    有时新款太难买,只能等到过季才到手。

    居然会邀请温疏离担任代言人。

    “这……我想D&M应该不需要品牌代言人吧。”不是面向普通客户的开架商品,根本没有代言人的需求。

    温疏离费解,莫不是邹雯爱他爱到让他当代言人。

    那这代价也不是一般大了。

    “是这样的。”邹雯笑着解释:“D&M之前采用会员邀请制,但现在集团收益下滑严重,我们必须寻求变革。作为亚太区负责人,我将推出一条开架品牌支线:MORE。”

    “邀请你做代言人,主要便是推广这条支线产品。当然,待遇方面我存了私心,”邹雯冲温疏离眨眨眼:“我的爱豆,当然要全球代言人的title。”

    温疏离:……这种被富婆粉包养的感觉,太TM爽了!

    “哦,刚才的苏柔是怎么回事?”王太太想起邹雯进来时,苏柔脸色的不正常。

    “她啊……”邹雯轻描淡写:“说来也巧,我跟她是大学同学,那会儿就打着我的名号招摇撞骗。后来听说跑到国外嫁了个外国人,当起阔太太。不过她丈夫公司好像面临财务危机,就前两天找到张别,让他投资入股。”

    “张别是风投公司吧,有财务危机的公司会去投资吗?”王太太吃惊。

    “所以啊,有些人不管多吃几年的饭都是白吃。”邹雯此时大佬模样,温疏离都想给她点烟。

    “张别的金业风投,可是业内规模最大,拓展速度最快的了吧。”王太太提起邹雯丈夫的公司,忍不住感慨:“当年谁能想到张别能有现在这成绩,还是你独具慧眼。”

    “也就没眼瞎吧。”邹雯无所谓:“比不上傅总。”

    温疏离的注意力在金业风投这四个字上,封从域通过付瑶找的投资方,不正是金业风投么?

    吃过午饭,温疏离回房间睡午觉。

    临近傍晚时才起床下楼,林婶已经等在楼下。

    “夫人,先生邀您出去吃晚餐,车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今天是跨年夜,傅琰这大猪蹄子总算想起要表示一下了。

    温疏离在心底冷哼:“外面太冷了,还是在家里吃暖和。告诉傅琰,我今天打算在家里吃饭。”

    林婶:“……这我不好说啊,要不还是您亲自跟傅总打个电话?”

    “我才不。”双手环胸,温疏离一脸傲娇地走进厨房喝水。

    林婶无奈,只得扭头掏出手机。

    “先生,小夫人说他打算今天在家吃饭。”

    傅琰在电话那头没有做声,捏着笔写字的动作停下。

    江淮奇怪地看着老板,埋头假装认真做记录。

    “……先生?”林婶为了小俩口的事,也可谓是操了不少心:“今天小夫人又收到不少新年礼物,您看您始终没有一丁点表示,不怪小夫人生气。”

    林婶怕她再不提点,傅琰怎么都想不到这一茬,到时小夫人真就被别家拐跑了。

    “我知道了。”傅琰嘴角扬起苦笑。

    等傅琰挂断电话,江淮还在认真记录。

    将未完的意见说完,傅琰从椅子上起身:“今天是跨年夜,早点回家。”

    “诶?”江淮忙着写字,还没反应过来傅琰的话时,人已经如风般走出办公室,腿长的优势展示地淋漓尽致。

    整个傅氏上下翘首以盼,今天可是跨年夜,谁不想早点回家哦。

    但大老板都没下班陪小夫人,他们当然也不敢走,唯一能发号施令的副总现在远在米国。

    [前方八百里加急来报,傅总已经离开公司!!]

    [——坐等]

    [敲碗等——]

    [傅总临走前说,今天跨年夜,早点回家。]

    傅氏大楼里响起了快要掀翻屋顶的欢呼声,路上往来的行人听到这声欢呼,忍不住停下脚步,这是哥斯拉袭击地球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2-01-11 20:35:25~2022-01-14 06:33: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回懵 10瓶;林疋雨山 5瓶;NO滴球、想要体验男孩纸的快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