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穿成豪门巨佬的作精美人 > 第109章 囚宠(一)(查尔斯*南宫渊) 第(1/1)分页

第109章 囚宠(一)(查尔斯*南宫渊)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查尔斯这趟帝国之行, 可以说是相当狼狈,没有什么收获,又回到米国。www.boaoshuwu.com

    南宫渊坐在花园里, 穿着米色针织衫, 灰色休闲裤, 身形瘦削, 神情依旧阴翳。

    看到查尔斯沉着脸走进别墅,他只是抬头看了眼, 又垂下眸看手中的书。

    查尔斯走过到南宫渊面前,定定地看着他。

    一道火辣的视线在头顶, 南宫渊有所察觉, 却当什么都没感知到的模样, 缓缓翻下一页的书。

    “渊,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 你有乖乖听话吗?”查尔斯终于阴森森开口。

    南宫渊抬头, 针织衫的领口稍大,随着他的动作,露出精巧的锁骨。

    “有啊。”南宫渊点点头:“如果你不信, 可以问他们。”

    南宫渊的目光落在他身后那几名黑衣男人身上。

    是查尔斯派人监视南宫渊的人。

    黑衣男人接受到查尔斯投过来的视线, 恭敬地朝他微微鞠躬。

    查尔斯抬起手,朝他们轻轻挥了挥。几名黑衣男子得令离开, 花园里只剩下南宫渊和查尔斯俩人。

    长手一伸,揽着南宫渊将他整个人抱起, 然后自己坐在贵妃椅上,让南宫渊坐在他的腿上。

    手中的书掉到地上,南宫渊被迫搂住他的胳膊。

    脖子被一只大手往下压,唇贴上查尔斯的唇。被强势地攻城掳掠, 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南宫渊已经习惯,大胆搂住查尔斯的脖子,主动回应。

    “渊,几天没见,你也是想我的吧?”一吻结束,查尔斯放开南宫渊,唇角勾起。

    南宫渊的脸上还带着潮红,他垂下眸,没有回答查尔斯的话。

    沉默并不会让查尔斯打退堂鼓,他伸出手,捏住南宫渊的下巴,强迫他的眼睛对上自己的。

    “我很想你,渊。”查尔斯的嗓音低冷,仿佛一条毒蛇吐出致命的信子。

    “你把温疏离怎么样了?”他知道,查尔斯有变态的心理洁癖,知晓他跟温疏离曾经签过结婚协议书后,他便离开米国,势必要让温疏离将结婚协议书拿出来。

    当然,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就放过他。

    但温疏离有傅琰保护,看查尔斯的表情,也知道他没得手。

    提到这一茬,查尔斯的表情顿时变得冷凝。

    “渊,你现在在我身边,还要想着别的男人吗?”查尔斯的手触碰着南宫渊的唇瓣,眼睛危险地眯起。

    他的动作很重,仿佛要将南宫渊的下巴捏碎。

    南宫渊却强忍着,没有任何表情。

    “那你呢,你难道忘了你那位正室夫人?”南宫渊嘲讽地勾起唇角:“查尔斯,你知道帝国又句古话,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你自己已经有正室妻子,还要要求别人一心一意吗?”南宫渊看着查尔斯慢慢冷下的脸色,脸上的笑容更甚。

    他就喜欢看到查尔斯阴冷的表情,他越是不喜,脸上的笑容就越灿烂。

    “我是怎么知道的呢?你是不是在想这个问题?”南宫渊问道:“帝国还有句古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将额头亲昵地抵在南宫渊的额头上,查尔斯促狭的眸子盯着他:“渊,别惹我生气。”

    “我怎么敢呢?”南宫渊不以为意,手抵在查尔斯的胸口,将人缓缓推开:“查尔斯先生,我现在被你囚禁,不得自由。还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他挑起眉,挑衅地看着查尔斯。

    “就连我的身体欲/望都只能任你摆布,我还有什么自主可言。”南宫渊说到这时,有些隐约的恨意从牙缝中挤出。

    早在几年前,查尔斯就在他身体里注射了某种药剂,这种药剂会让他失去所有的欲/望,终生寡淡地活着。

    所以他必须去寻找些刺激,才有作为人的鲜活感。

    他在商场上杀伐果决,心狠手辣,所有人都不过是他的玩具,是他玩弄于鼓掌的玩偶。

    原本,这样也可以。

    但是他遇到温疏离,那人一出现,便让他的身体开始不停叫嚣着。

    拥有他,撕毁他,他会得到无比的畅快。

    可是温疏离的男人居然是傅琰,那可是个棘手的麻烦。南宫渊知道,要得到温疏离,必须先解决傅琰。

    可是傅琰在帝国的势力过于强大,根本找不出破绽。南宫渊便将目光放到了米国,他在米国的生意并不是自己亲自出面,就连查尔斯都不知道他的产业。

    还有一些以前培养的人脉,只要查尔斯不刻意关注,是发现不了他的小动作的。

    计划出乎意料地顺利,就像是米国有专人配合一般。

    傅氏米国分部因为税务问题被查,阙深启程出发米国。这并不符合南宫渊的初衷,他明明是想把傅琰调去米国的。

    计划不可能半途而废,于是南宫渊只好将手继续伸长。利用更多的人,把阙深绑走,逼傅琰去米国,然后对温疏离下手。

    只是那个阙深,居然是米勒的情人!

    原来这一切都是米勒在背后推动,而他也不过是米勒的一颗棋子,工具人!

    当得知真相的时候,南宫渊才反应过来,一切走在别人的计划中。

    “渊,我只希望你能够乖一点。”对于向南宫渊用药的事,查尔斯没有否认。他的手缓缓向下,抓住南宫渊脆弱的部位:“你想离开我,就算待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这里也要乖乖的呢。”

    南宫渊低头轻笑,果然,这具身体就算再不愿意,也被调/教成了只能对查尔斯有反应。

    他的变化取悦了查尔斯,将人拦腰抱起,往屋里走去。

    花园里的蔷薇盛放,随着清风摇曳摆动。可惜主人将它们种下,派了花匠给予最好的照顾,却从来没有多看它们一眼。

    它们的存在,只是为了等待某天会出现的一个人。

    一辆加长林肯缓缓驶入,在别墅门口停下。

    一双白皙美腿从车上走下,一名身材火辣的漂亮女人傲慢地甩了甩波浪卷的金色长发,往别墅里面走。

    行走间将目光放在花园中盛开的蔷薇上,嘴中冷哼:“查尔斯什么时候这么有闲情逸致,开始种花了?这是罂粟?”

    身后的人愣了愣:“小姐,这是蔷薇。”

    女人努努嘴:“我知道,难道我还不认识罂粟么?”

    高跟鞋踩在地上,大喇喇地走进别墅里。

    佣人见到女人,自然认得这是霍斯家主夫人,赶忙迎过来:“夫人。”

    “听说查尔斯回来了。”丹娜没有绕弯子,也不允许佣人撒谎,明确告诉她,她已经知道查尔斯回米国的消息。

    佣人为难地点头,家主是回来了。

    但一直忙着跟那位办事,恐怕没时间见别人。

    “还不去喊他来见我,难道还要我自己去找他吗?”丹娜皱起眉头,不耐烦道。

    “是,我这就去。”话虽这么说,佣人却很是纠结,现在去打扰家主,恐怕也免不了被责骂的命运。但是这位家主夫人的脾气,也实在令人惧怕。

    进退两难,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查尔斯在办事?”察觉到佣人的迟疑,丹娜敏锐地问道。

    佣人忙不迭点头:“家主的确有事在忙,夫人如果不介意,可以稍坐等待。”

    “你觉得我像是不会介意的模样吗?”丹娜双手环胸,挑起美目看向佣人。

    “夫人……请您别为难我……”佣人都快给丹娜哭出来。

    “呵,我倒要看看,是谁让查尔斯迷了魂。”说罢,她抬起腿往楼上走。

    佣人赶紧回避,一场腥风血雨在所难免,她只求不要被波及。

    刚走到楼梯口,就见到穿着睡衣,露出胸口大片肌肉的男人。查尔斯见到丹娜,先是表情迟疑了下,随即恢复正常,向丹娜冷声道:“你怎么来了?”

    “我是这家的女主人,为什么不能来?”丹娜勾唇挑衅:“还是说,你在家里藏了别的人我不能见的。”

    “丹娜,不要无理取闹。”查尔斯沉下眼警告。

    丹娜冷哼一声:“你以为我愿意来找你吗?查尔斯,你还记得我们的婚姻是为了什么而维持?”

    “你把莫尼家族在Y国的码头生意全部抢走,让我怎么跟家族交代?管不好自己的男人,还是帮着男人反过来对付自己家族?”

    查尔斯冷冷道:“是莫尼家族先撕毁约定,他们凭什么要求我做忍让。”

    “你……”丹娜知道,以查尔斯现在的实力,随时都可以将她踢了,换一个听话可人的新伴侣。

    她对查尔斯,根本没有筹码可言。

    “查尔斯,你知道我的处境。”丹娜皱着眉,缓下神色说道:“我母亲过世,哥哥在家族中的权利一天天被削弱。作为妹妹,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帮助他。希望你能看在当初我帮助你的份上,能回报我哥哥。”

    “丹娜,我跟你结婚,是交易。”查尔斯冷漠提醒:“并不是你对我的帮助。”

    被查尔斯毫不留情地揭穿,丹娜的脸上再也挂不住。

    “我……请求你。”高高在上的莫尼家族大小姐,丹娜从来都是趾高气昂的。

    当初查尔斯需要莫尼家族的支持,向丹娜求婚。丹娜不能否认是非常高兴的,查尔斯长相英俊,又是霍斯家族的继承人,足以让丹娜倍有面子。

    虽然她是尼莫家族的大小姐,但她和哥哥的母亲娘家都没什么势力,不足以支撑夺权。

    跟查尔斯只是利益上的联合。

    谁都不知道,丹娜是真的喜欢上了查尔斯。

    只有查尔斯,才可以让向来高傲的尼莫大小姐低下头颅。

    即便如此,查尔斯只是看了她一眼,径直向楼下走去。丹娜看到他脖颈间新鲜的吻痕,呵,果真是刚从不知哪个小妖精的床上爬下来。

    明明她作为正牌霍斯夫人,都没有跟查尔斯发生过亲密关系。

    这个抢走霸占别人丈夫的妖精,究竟是谁?!

    “送一杯薄荷水到我房间里。”查尔斯跟佣人吩咐。

    佣人恭敬应声:“好的先生。”

    丹娜被彻底忽视,捏紧拳头,狠狠地盯着查尔斯的背影:“查尔斯!你这是在跟尼莫家族为敌!”

    “是又如何。”查尔斯不以为意,他没有停下脚步,回身向楼上走:“没什么事,下次不要再来。”

    “你……”丹娜一无所获,愤愤地离开别墅。身后的男人寸步不离地跟着她,丹娜忽然停下脚步,指甲陷进肉里,渗出一道血痕。

    男人敏锐地察觉到丹娜受伤,赶紧开口:“小姐,你受伤了。”

    丹娜并不在意:“这点伤不算什么,你去查一查,查尔斯的小情人是谁?”

    “小姐,一旦调查查尔斯的事情被知道,您跟他的关系将更加恶劣。”大佬们怎么会忍受被人调查。

    “我不管!现在查尔斯已经对我如此无情,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丹娜崩溃大喊,毫无形象地用高跟鞋在地上猛跺脚。

    “小姐,你冷静点。”男人没办法,只得继续劝。

    丹娜恨恨扭头,等着男人:“丹尼尔,你需要搞清楚,你是谁的人?难道你们男人都是天然站在一起的吗?”

    “小姐,丹尼尔只会向着你,我是你最忠诚的下属。”

    “不,你说错了。”丹娜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你是我最忠诚的狗。”

    丹尼尔的眸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只不过他低着头,丹娜并没有察觉到:“是的,小姐,我是你最忠诚的狗。”

    丹娜满意地笑道:“这还差不多。”

    这段时间,查尔斯似乎很忙。南宫渊已经连续一周没有见过他,他也乐得自在,最喜欢坐在花园里,蔷薇花旁,看着盛开的花朵,慢慢翻书喝茶。

    不再需要处理繁琐的公司事务,享受难得的清闲时光。

    “南宫先生,有客人到访。”佣人走过来,恭敬地说道。

    南宫渊下意识想到回避,他可不算是这屋里的主人,也轮不到他来招待客人。

    “等下,我先进去。”

    从椅子上站起,已经来不及。

    一身红裙,身材玲珑有致的丹娜已经带着一群黑衣人冲进来。

    佣人吓得脸色苍白,很快反应过来,将南宫渊护在身后。相反地,南宫渊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这客人的架势可不小。”

    “不,丹娜小姐不是……”不等佣人说完,米勒带着阙深从花园另一边走过来:“丹娜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这可是查尔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