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穿成豪门巨佬的作精美人 > 第16章 老爹关爱 第(1/1)分页

第16章 老爹关爱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温疏离认真想了想,他没有跟傅琰同床共枕的记忆,每次傅琰回来,他都已经睡熟。

    但昨晚半梦半醒间摸到如巧克力排块一般的腹肌,温疏离差点在梦中流口水。

    “不然呢。”他反问傅夺:“这也是你爸的卧室。”

    傅夺‘啧啧’两声,他爸的审美,就这么被带偏了。

    “你今天不用上学?”温疏离好奇问。

    “嗯……”傅夺神色别扭,目光闪烁,支支吾吾半晌后才说道:“我有话跟你说。”

    “说吧。”温疏离将手掌放到耳边,作洗耳恭听状。

    傅夺被他矫作的姿势闹得越发不自在,左手捏拳放在唇边干咳两声:“我昨晚说的话,都是认真的。”

    温疏离放下手,抬眸看着傅夺。

    从傅夺长相上,的确难以找到傅琰年轻时候的影子。暴躁中二的性子,也跟傅琰大相径庭。

    但此时的傅夺,真切地令温疏离感受到,这就是傅琰带大的孩子。

    “我不会要傅家的任何东西,等我满十八岁,我就不会再拿傅琰一分钱。”这是傅夺考虑一夜之后的决定。

    “倒也不必如此。”对于傅夺的信誓旦旦,温疏离有些哭笑不得:“你是傅琰的孩子。”

    “不,等我成人,就该自食其力。”傅夺细长的眸中带着坚毅。

    “好。”温疏离抬手,轻而易举地在傅夺呆毛上rua了把,一脸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慨:“你长大了呀。”

    傅夺一脸嫌弃地抬手在胳膊上用力搓了搓:“我又不是吃你家米长大的。”

    温疏离贼兮兮地挤挤眼:“我现在可也算得上半个傅家人。”

    傅夺:……他岂不是半个被养成系?

    进棚录制前一天,温疏离为了上镜好看,彻底断食,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蜷缩成小小一团。

    林婶看不下去,劝说道:“小夫人,一天不吃东西怎么行,要不我给你准备一点沙拉?”

    “不。”温疏离探过身体,将茶几上的蜂蜜柠檬水端起,喝了两口:“我脸本来就容易水肿,上镜之前绝对不能吃东西。”

    这是身为前爱豆的职业修养。

    “你已经很好看了!”林婶急得跺脚:“真的,我上网查了,那个封从瑞都不如你好看。”

    “林婶,”温疏离抬起手,轻轻摆了摆:“你这是自家孩子比较香的心理。你放心,我以前也经常一天不吃东西,没事儿。”

    “那不得饿出胃病来啊。”林婶越加担心。

    温疏离这是养尊处优惯了,身体一时接受不了断食。《纯真恋人》一共要录制十二期,只要他持续做身材管理,身体就能适应。

    “我真的没事,林婶。”温疏离知道林婶真心担忧,裹着毛毯从沙发上站起:“要我给你表演个后空翻吗?”

    “可千万别。”林婶赶忙摆手,就怕温疏离剧烈动作晕过去:“快坐下!”

    回到厨房,林婶悄咪咪掏出手机。

    为了表明决心,傅夺破天荒地开始参加学校晚自习,晚饭都在食堂解决。

    傅琰出门的时候就告诉温疏离晚上有应酬,不回来吃饭。

    正好家里不用开火,温疏离就让厨师提前下班回家,自己回房间做面膜。

    傅琰走进房间的时候,温疏离脸上抹着黑色海藻泥,两腿蹬空中自行车。裤脚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到膝盖处,露出两条嫩生生的小腿。

    等温疏离反应过来时,傅琰已经站到床边。

    “你回来了?”温疏离诧异地放下腿,坐起身,脸上抹得像块黑炭,跟脖颈处的白皙肤色形成鲜明反差。

    “嗯。”傅琰抬手,将温疏离零碎的鬓发撩到而后:“一天没吃东西?”

    顿时反应过来,林婶向他告状,傅琰才提前回家。

    “我没事。”温疏离无辜地眨巴两下眼睛:“我以前可是练习生,身材管理是家常便饭,林婶她太夸张了。”

    “但你现在是傅家夫人。”傅琰平静陈述。

    温疏离像个做错事儿的小孩低下头,顾左右而言他:“可是我已经让厨师下班了。”

    傅琰沉默片刻:“我去做点吃的。”

    “诶?”温疏离震惊,傅大佬要亲自下厨,我等凡人吃了确定不会肠胃不适?“不用了吧,我不太饿。”

    “susu,我还没吃晚饭。”傅琰淡淡说道,随后打开房门走出去。

    匆忙将面膜洗掉,温疏离跟着蹿下楼梯,扒在厨房门口。

    傅琰脱了西装外套,袖扣解开,卷到胳膊肘处。腰间系了一条灰色格子围裙,正慢条斯理地切番茄。

    男人褪去凌厉,染上三分居家气息,气质该死地迷人。

    上得商场,入得厨房,这样的好男人就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更好的。

    原主可真是亏大发了。

    温疏离欣赏着傅琰的动作,目光迷离投入。

    傅琰扭头,对上温疏离呆萌痴/汉的模样,忍俊不禁:“过来帮忙。”

    锅里开水,下入番茄和鸡蛋,再放一点盐调味。煮开后,傅琰用勺子舀了一碗汤出来,递给温疏离:“你的。”

    另一只手抓了把挂面丢进剩下的锅里,动作有些粗犷。

    “我真的不能吃。”温疏离委委屈屈地抬手捏把自己的脸:“明天会水肿。”

    看着温疏离精致漂亮的素颜,傅琰忍不住皱眉:“脸已经这么小了,会肿到哪里去?”

    “会肿成猪头。”温疏离两手张开,凌空比了比,认真说道。

    “等我明天录完节目,就可以放纵吃啦~”抓着傅琰的胳膊,温疏离轻轻摇晃着撒娇。

    傅琰拗不过温疏离,只得随他去了。

    傅夺回到家,见他老爸和小爹面对面坐在餐桌前。

    拎着书包,换上玉桂狗拖鞋进门,他小爹笑容灿烂地将一碗番茄蛋花汤身旁的位置:“给你留的。”

    傅夺受宠若惊又觉得事情不对:……what happen?

    傅琰碗中的番茄鸡蛋面快要见底,面对傅夺疑惑的目光,只淡淡颔首:“坐。”

    一脸迷糊地拉开椅子坐下,他爹吃番茄鸡蛋面,他喝番茄鸡蛋汤。莫不是温疏离下的厨,那为什么他只有汤,不配有面?

    哪有这样亏待考生的?!

    这种差别待遇会对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万点暴击,极度影响身心发展,从此成为挥之不去的人生阴影。

    温疏离像是从傅夺饱含复杂的目光中看穿他的不甘,怜爱地拍拍他的肩膀:“这是来自你老爹的关爱。”

    ……这是傅琰做的?

    傅夺回过神,他活了这十多年,还没吃到过傅琰做的东西!

    为什么傅琰会突然为他洗手做羹汤,因为他即将长成独立有担当的男人,这是对他的鼓舞和肯定。

    低头看着这碗番茄鸡蛋汤,不,这不是一碗普通的番茄鸡蛋汤。更包含了他老爹对他隐秘而伟大的关爱,此时这碗汤在他眼里散发着金色的神圣光环!

    “快喝,别凉了。”温疏离催促。

    “不,这碗汤,”傅夺捏拳:“我要慢慢品。”

    温疏离:……孩子脑子有病,咋破?只能包容着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