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穿成豪门巨佬的作精美人 > 第70章 做人低调 第(1/1)分页

第70章 做人低调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苏小姐, 我谢谢你对我的认可。www.zhuoxinge.com”温疏离一点没有被激怒,笑嘻嘻地露出一口白牙:“不过呢,我有几斤几两我能自己掂量, 就是不知道苏小姐能不能掂量。”

    苏柔气得脸色发白, 却又无话可说。

    “苏小姐, 你在国外是一名颇有知名度的小说家, 是吗?”温疏离忽然亮出苏柔的底牌。

    苏柔当初抛弃傅琰去国外,摇身一变成了女性专栏小说家, 一身白衣清丽动人,再加上细腻的文笔, 顿时受到很高人气。

    她的国外丈夫就是因此对她展开热烈追求, 最后成功抱得美人归。

    本来那些小说也是她招人代笔, 嫁给富商之后就找了个由头封笔, 当时还令不少粉丝扼腕。

    “你当年找的代笔后来因为你没有及时支付酬劳而向你发律师函的事情, 你还记得吗?”温疏离继续说道:“L国曾经红极一时的女性作家rose, 其实只是找的代笔,甚至没有按照约定向代笔支付酬劳。”

    苏柔痛苦地捂着耳朵:“不,我没有, 这一切都是你胡说的!”

    “我有没有胡说, 你作为当事人不是最清楚么?”温疏离眯起细长的眼,眼角的小痣都透着嘲讽:“我想, 你需要跟你的丈夫去好好解释一下。”

    “你什么意思?”还没反应过来,苏柔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正是来自于她的国外丈夫。

    苏柔颤抖着手接起:“喂。”

    电话那头叽里呱啦,大意是丈夫找到新的投资方,生意起死回生,有了回旋余地。

    听到这消息, 苏柔直接喜极而泣:“真的吗?太好了!”

    她还以为是丈夫知道她找代笔的事,这么多年,丈夫一直以为那些打动他的文字都是她写的。

    是啊,都这么多年过去,温疏离就算说出真相又如何,丈夫早就爱上她这个人了!

    心底的窃喜还没结束,就听到丈夫又说道:“su,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办一下离婚手续吧。”

    “什么?”苏柔没有反应过来:“亲爱的,我们为什么要离婚?我们不是好不容易才一起度过难关?”

    “su,我终于知道,原来当初那个用文字敲响我心灵的中国女孩不是你。”丈夫的嗓音冷下来,带着不耐烦:“su,我对你一直都是坦陈的。但是没想到,你一直对我撒了一个如此可怕的谎言。”

    “你真的是,太可怕了。”丈夫的嗓音越发冷淡:“我会将你的东西全部收拾出来,如果你没有时间,我会打包替你寄回帝国,包括离婚协议书。”

    “亲爱的!”苏柔着急大喊,但电话那头显然不再给她机会,就挂断电话。

    苏柔愤愤地抬起头,失控地像个泼妇,脸色苍白,一身白裙,狼狈又不堪:“为什么?!”

    “你抢走了傅琰和傅夺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毁掉我最后的一点幸福!”白莲花的脑构造注定她从来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会执着于总有刁民想害朕。

    温疏离不想跟这个脑子有大毛病的人说话,既然杀伤性已经达到,转身走进别墅里。苏柔想追上去,结果没走两步,高跟鞋就崴了脚,‘扑通’一声再次摔在地上。

    这次没有人来扶她。

    丈夫要跟她离婚,傅夺也不要她,她做的这一切难道不是为了他们吗?

    为什么他们不明白,还要这样来狠狠伤她的心!

    冷风中,没有人明白苏柔一颗破碎的心。

    苏菁接到苏柔电话时,正在向傅琰递交辞职申请书。

    傅琰只扫了眼信封上的几个字:“稍后将电子版发给江淮。”

    “我已经发了,现在应该在江特助的邮箱里。”苏菁神色决绝,没有以退为进的可能。

    “好,祝你有更好的发展。”傅琰点头说道:“你的工作能力,阙副总还是很认可的。”

    到了最后辞职的时候,傅琰还是用阙深来做挡箭牌。

    苏菁忍不住苦涩地笑道,扫了眼来显,将电话挂断。

    “这段时间,我姐姐给您带来不少麻烦,我也承蒙您照顾,谢谢。”苏菁深深地看了眼她慕恋多年的男人:“在傅氏,我真的学到了很多。”

    傅琰没有说话,冷淡的脸上无甚表情,只是微微颔首。

    苏菁终于跟自己和解,这个男人是她永远融化不了的冰,却为了别人可以春日化雪。

    不用痴心妄想,浪费大好年华了。

    从这扇门走出去以后,苏菁还是那个爱穿红衣的苏菁,只是她不会再在苏柔的阴影下生活,肖想一些不实际的东西。

    寒假稍纵即逝,傅夺开学就要住校。

    这是大儿子头一回住校,虽然温疏离没什么不放心的,但是林婶紧张心疼啊。从小带到大的雏鸟就要离家,她准备了大包小包东西,傅夺一个人还真带不了。

    “小夫人,我陪阿夺去学校吧,顺道看看他的室友什么的。”林婶不放心地拎起一只行李箱。

    “林婶,你就别搬行李了吧。”温疏离赶紧让她放下:“这家伙不欺负别人都不错了,别人怎么会欺负他呢。”

    “我们阿夺这么单纯善良,怎么会去欺负人家?”林婶不解,在她印象中,傅夺还是幼时那个沉默寡言的瘦弱小孩儿。

    单纯,善良。

    不是用来形容校霸的。

    傅夺低头干咳两声,丝毫不显尴尬,演技到位。

    “林婶,您年纪大了不方便,我自己可以的。”

    “不行,”林婶坚持:“这么多行李,没个人陪去怎么行。”

    “……我去吧。”见俩人争执半天,温疏离终于不耐开口。

    “小夫人,不会太勉强吗?”林婶犹豫道。

    “有什么可面前的,老爹送儿子去上学,天经地义。”温疏离朝刚从楼上下来的傅琰瞥了眼。

    傅琰不明所以。

    “先生,您今天要送小少爷上学?”林婶以为这是夫夫俩早就商量好要送傅夺去学校,高兴地一拍手掌:“那敢情好啊。”

    傅琰身着黑色西装和呢大衣,显然是准备去公司的装束。

    看到地上放置的几个大行李箱:“你这是准备把家当都搬走,从此跟我们恩断义绝?”

    傅夺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也没有住在外头过,不知道带哪些行李。加上林婶替他又收拾了一部分,越打包越多。

    “放假我就回来看你们。”

    “谢谢你还能记得我们这几个孤寡老人。”温疏离冲傅夺皮笑肉不笑。

    被夫夫混合冷嘲热讽一通后,灰溜溜地留下一个行李箱,其他箱子搬上车子后备箱。

    “傅琰,幸亏家里还有一辆大车,不然还得拉两趟呢。”

    刚爬上后车座的傅夺被再次狠狠内涵。

    心虚地没有吱声,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开学日又不少家长送学生过来,大包小包也是屡见不鲜。

    傅家俩父子拎着大包小包,温疏离一人独美。

    众人忍不住将目光放到他们身上,傅琰气质沉稳强大,一看就是上位者。傅夺俊朗阳光,温疏离更不用说,穿着白色羽绒服,五官精致,笑唇讨喜。

    一家三口,堪称颜霸组合。

    于慕白见到他夺哥如此拉风出场,眼睛都瞪直了:“夺哥!夺哥!”

    傅夺循声看去,见于慕白如一条哈士奇般朝他冲过来,连连后退两步:“你冷静点!”

    幸好于慕白在快扑上傅夺之前紧急刹车,一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准确来说,是他身后傅琰和温疏离。

    “傅叔叔,温叔叔好。”于慕白嗓音清亮,做实俩人关系。

    让刚才还希冀俩人只是兄弟或长晚辈关系的人彻底落空,原来是一对啊,可惜可惜。

    温疏离点点头,应下于慕白开口的称呼。

    “乖侄儿。”

    走在于慕白身后的于家大哥一个踉跄。

    “傅叔叔。”于慕青比起于慕白来稳重许多,一副黑框眼镜甚至有些老成,进入家族企业工作后,也算小有所成:“温叔叔。”

    他没见过温疏离,但还是随于慕白的叫法,喊了声。

    温疏离一下子收获比他大的晚辈,眼睛更是弯起如月牙:“哈哈哈,乖侄儿。”

    于慕白见一向老成的大哥沦落到跟自己同一个辈分,乐不可支地拍拍大哥的肩膀:“我家大哥是很乖啦。”

    “夺哥,你要住校?你怎么不跟我说呢,跟我说也陪你住校了!”于慕白咋咋呼呼。

    “你好端端的,住什么校。”傅夺翻了个白眼。

    “那你又是为什么住校?”于慕白反问。

    傅夺懒得跟他多说,拎着行李箱加快步伐。

    “诶,夺哥你等等我!”于慕白追上傅夺。

    温疏离跟傅琰,还有于慕青悠悠哉哉跟在身后。

    “傅叔叔,您之前并购南宫集团的动作,可真是大手笔啊,令我们都很震惊。”于慕青说道:“不知道您是怎么做到的?”

    傅琰沉声道:“大概是因为娶了一位很厉害的夫人?”

    温疏离干咳两声,提醒傅琰道:“做人要低调。”

    “好的,夫人。”傅琰点头应声。

    于慕青:看来您二位可是一点都不知道低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