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逆行的不等式 > 第39章 第三十九道不等式 第(1/1)分页

第39章 第三十九道不等式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封静和麦颖诗来到玫瑰房门口, 服务生替她们开了门,微微躬身:“两位,请进吧。www.shumobao.com”

    “谢谢。”封静微微颔首, 走进包间。

    锦海酒家二楼的包间都是半开放式的, 门的一面墙完全打通,中间立了一扇屏风门, 上半部分雕刻着镂空的图案,在走廊外就能看到里面的情景。

    玫瑰房比其他包间都要大,摆了五张桌。

    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

    男男女女聚在一块,三三两两地聊着天,谈论着工作或生活上的事。

    两人一来, 大家都热情地跟她们打起招呼来。

    班长张常走过来, 打招呼:“这是封静和麦颖诗吧?”

    麦颖诗有些惊奇:“这么多年没见, 班长你居然还记得我们,太感动了。”

    “当然, 我高一好歹也是你们的班长, ”张常笑着道, “以前在班上的时候, 你们俩就形影不离,现在还这么要好,这不一出现, 就认出你们了。”

    但毕业许多年, 除了私底下还有联系的好朋友, 其实都不怎么记得别的同学的名字了。

    不过,其中的一桌, 那里坐了一个女生, 正被一群女同学围住。她们七嘴八舌地向她发问。

    那女生穿着蓝色短袖格子裙, 脸上画着淡妆,五官不算惊艳,但化妆后也称得上清秀佳人。

    麦颖诗用手肘碰了碰封静,又用眼神示意。

    “看,杨沛沛。”她低声。

    封静看向那蓝裙女生。

    杨沛沛,就是麦颖诗提到过的那个“两面三刀的绿茶”。

    “沛沛,不是说你男朋友今天也来了吗?”一个女同学问道,“他怎么没跟你一块?”

    杨沛沛垂眸,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他今天也有饭局,也是同学聚会,在别的包间里,就不跟我一块了。”

    女同学说:“这么巧呀?那等结束,也可以喊他们一起过来呀。人多热闹些,反正大家都是一个学校毕业的。”

    “对啊对啊。”

    “嗯,等会我问问。”杨沛沛的回答略敷衍,听得出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女同学又问:“你现在是在给大明星当助理吧?那感觉应该很不错?是不是明天都能见到很多明星?”

    杨沛沛脸色微僵,勉强笑笑:“不是,我几个月前就已经从唐意娜工作室离职了,现在就是自己做点小生意。”

    “呦,自己当大老板,那不错啊。”另一人惊叹,又好奇道,“那你男朋友呢?也跟着一块辞职了?”

    “没,他,”杨沛沛垂着眼睑,声音略小,“还是在给唐小姐当执行经纪人。”

    “真的吗?那待会能不能请你男朋友帮个忙,帮我要一张唐意娜的签名照吗?我弟好喜欢她的。”

    “我也要,我也要。”

    女同学们都激动起来,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杨沛沛有些为难,但还是说:“那……我待会问问我男朋友。”

    一群人得了允诺,满意地散开了。

    封静听见麦颖诗在她耳边小声说:“她之前给那个唐小花当助理,不过居然辞职了。”

    她又喃喃:“她男朋友,不会就是唐意娜身边那个很拽的男的吧?”

    “不过,唐意娜和唐芊到底是什么关系?”不知想到什么,她倒吸一口凉气,“嘶,你说,她们两不会真的是一个人吧?”

    “有可能,”封静抿嘴一笑,“现在的女明星不是都很爱改艺名吗?”

    麦颖诗瞥她一眼,疑惑:“可你上次不还说她们没关系吗?”

    封静挑了挑眉:“我有这么说过吗?”

    也许是她的态度太过笃定,麦颖诗无法确认:“这……好像……”

    封静弯了下唇角,余光却瞥见杨沛沛却向她们走来。

    她敛了笑意,看向对方。

    杨沛沛走到两人跟前,主动搭话:“封静,麦颖诗,好久不见。”

    封静客客气气地回道:“的确好久不见。”

    麦颖诗一脸敷衍,只“hi”了一声。

    杨沛沛也不在意,只看着封静:“封静,你是放假回来吗?我听说你在京市工作。”

    封静微微一笑:“不,我最近调回江城了。”

    “原来是这样。”

    杨沛沛迟疑半刻,又问:“这些年,你……们过得怎样?”

    封静说:“挺好的,你呢?”

    杨沛沛垂眸:“我,也还行。”

    停了片刻,她又轻声开口:“封静,我有件事,想跟你……”

    “沛沛,来这边!”忽然有女同学走过来,拉住了她。

    她看见封静和麦颖诗,也招呼两人:“哎,封静,麦颖诗,你们也一块来啊,我们来拍个照。”

    封静朝她笑笑:“嗯,我们待会就过来。”

    “那我们先过去了。”女同学拉着杨沛沛走了。

    封静还没反应过来,麦颖诗已经把她拉到一遍,有些不满地小声道:“她刚才干嘛这么自来熟?”

    封静说:“也许人家只是单纯打个招呼。”

    麦颖诗却不相信:“可我总觉得怪怪的,无事献殷勤。你别忘了,她高二的时候,还到处散布你和秦峥早恋的谣言!虽然说,是那个唐芊让她干的。”

    封静微怔了下:“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还记着呢?”

    麦颖诗撇撇嘴,说:“当然啦,我可是很记仇的。不但那件事,我还记得她老跟老师告状,说我们在自习课上传纸条的事呢。”

    很快,菜上来了。

    众人都落座,边吃边聊。

    “来,我们来喝一杯。”席间,有同学过来敬酒。

    封静连忙婉拒:“我开车过来的,不能喝酒。”

    麦颖诗很有眼色,立刻举起红酒杯:“我不开车,我来代她喝。”

    当制片人,她经常要跟投资商应酬,早就锻炼出好酒量。

    酒过三巡,一众同学坐在一块,聊起过去的事。

    一男同学醉意上头,忽然提起:“刚刚我来的时候,好像在外面看见那谁了。”

    “谁啊?”有人问。

    “秦峥啊,你们应该都记得这个名字吧?”

    封静夹菜动作一顿,猛然抬起头。

    男同学感慨道:“说起来也是唏嘘,以前以为成绩好就能有个好出路,现在看看也不过如此。”

    “就像我们以前的年级第一,也没想到现在会是这样,”他举着红酒杯,啧啧两声,“天之骄子羽翼被折,从高处跌落凡尘,那滋味,你们能懂吗?”

    封静心头一紧,立即追问:“你说的是谁?”

    “还有谁?”那男同学看她一眼,有些奇怪,“不就是秦峥吗?”

    封静脑中一阵嗡然:“你是说,秦峥他……”

    麦颖诗看她一眼,接着她的话问下去:“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你知道他那时候出什么事了?”

    男同学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说:“哎,是他家里出了事,很严重的事故。”

    有同学惊讶:“什么事故,总不会是死人了吧?”

    男同学下意识压低了声音:“差不多吧,你们都知道吧,秦峥他爸爸不是外科医生吗?我听说的版本是,他爸爸治死了人,被病人家属逼跳楼自杀,而他妈妈不知怎么的也跟着出事了。”

    “反正,他原本是打算出国留学,后来也没去成……”

    封静动作紧了紧,按捺住情绪问:“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迎着她的目光,男同学愣了下:“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就是听秦峥那好兄弟,哦,孟硕纶,诶,不就是沛沛那男朋友——”

    话音刚落,对面传来了红酒杯打翻的声音。

    所有人的注意都被拉了过去。

    杨沛沛低着头,抽了张纸巾,手忙脚乱地去擦:“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没事。”旁边的女同学也低头帮忙。

    话题也被迫中止。

    这段小插曲并没引起太大的风波,大家又聊起别的事情。

    这回聊得是过去的欢乐时光,气氛很快又活跃起来。

    封静怔然地坐在座位上,片刻后,站起身,平静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麦颖诗的目光追随她而去,等她出了门,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去一下洗手间。”

    她追了出去。

    包间里,一众同学仍在继续聊天,几乎无人注意到离席的两人。

    ***

    二楼洗手间的位置在走廊的另一端。

    封静穿过走廊,脑中各种情绪纷繁复杂。

    经过一个包间时,她听到里面传出熟悉的声音,不由停下脚步。

    她偏头看向门上的牌子——“玉桂房”。

    “你那时候那么困难,为什么不肯接受唐小姐的帮助?她当初是真心想帮助你的。”这是孟硕纶的声音。

    秦峥冷淡道:“受之有愧。”。

    “都是同学,又什么愧不愧的,就当是资助,只是多个条件而已。”孟硕纶叹息了声,“她喜欢你这么多年,只要你答应了她,要什么不能得到,一下子就能还清你家里的那些债务,下半辈子也不用愁了,这对你来说,也不亏呀。何必像现在这么辛苦?”

    “债务我已经还清了。”

    秦峥语气稍冷:“如果是兄弟,就不要再提那件事了。”

    孟硕纶听出他的不悦,忙打圆场:“好好,不提不提。”一顿,又笑着转移话题,“今天难得聚一聚,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好,”秦峥不咸不淡地应了声,看着面前的人,声音略低,却很冷峻,“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件事想问你。”

    孟硕纶疑惑:“什么事?”

    秦峥:“方便出去说吗?”

    “行,有什么不方便的。”

    后面的话,封静也没听清。

    她现在想起来了——

    在夺得物理竞赛的冠军后,有十几所大学向秦峥抛出了保送的橄榄枝。

    在那十几所学校里,其中海市的b大警校,给他开出的条件是最丰厚的。

    但他当时的目标是出国留学,也没……

    脚步声响起,封静蓦然回神。

    麦颖诗走到她身边,拍了下她的肩膀:“静静,不是去洗手间吗?怎么站在这里?没事吧?”

    封静心不在焉:“我没事。”

    一抬眼,就看见秦峥和孟硕纶从包厢里走出来。

    作者有话说:

    感谢“鸢姝圜”“软云”“茗”“忆影”“姜晚笙”灌溉的营养液,感谢各位宝的营养液,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