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后我为女主鱼塘献上BE剧本 > 第121章 原来是这种猫 第(1/1)分页

第121章 原来是这种猫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掌心之下的人,腰肢摆动,借力挪挪身体调整姿势,抬起了头。www.sdyfcm.com

    几缕发丝贴在薛绵脸颊一侧,她目光流露微讶:“那我什么时候能回来?”

    她以为,凌逸尘是让自己送他到机场,或者是让她一起上飞机,再单独回来。

    薛绵身下的人蹙起眉头,没有先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手臂揽住她的大腿,又将她整个人往上移了移。

    薛绵视线范围陡然升高,凌逸尘的脸在她的瞳孔里骤然放大,她都可以直视他的下颌线了。

    “也可以不回来。”他的音色依然冷清,但又掺杂一丝暗哑,眸光中由内散发的疏离感减弱不少。

    说着,伸出长指一捻,细细替她捋好发丝,曾经的仙人,似乎染上了红尘气息。

    “那不行,凭实力考上的大学,说什么我也要念完。”薛绵早已习惯他时不时的触碰,和他之间的边界防线,不知不觉中一降再降。

    她脑中专注于另一个问题,之前她没想好,所以答不上来,现在她说话就流畅多了:“我们这样好不好?”

    “你再多呆一阵儿,我保证每天中午、晚上都会回来做饭,等辩论赛结束,我再为你办一个送别会,我可是还有好多拿手菜没有做给你吃。”

    “如果那边催的不急,你就多留一段时间,好不好?”薛绵不自觉放低声音,软软的,像是刚做好的棉花糖,听着就有点甜。

    凌逸尘没有说话,只是寒玉般的手指更进一步,缠绕在她的发间,黑白分明又密不可分。

    心情总算好了些。

    “说到做到。”慵懒的声音一出,薛绵就知道成了。

    她开心地跳下来,眉眼间都是笑意,还做了个极不标准的敬礼:“遵命,少爷。”

    等薛绵离开后,凌逸尘闭上眼,依然躺在沙发上,只是状态没有之前紧绷:“东西先放回去。”

    富叔轻咳一声:“少爷,主家那边,怎么回复呢?”

    “我的拒绝就是回复。”他根本不在意回不回主家,就像当初同样不在意来不来临南。

    反正,他惯会由着自己性子来。

    “哦?还真是难得一见。”

    男人的话从手机的另一头传来。

    低低沉沉的音色如月夜中响起的大提琴,磁性动听,但尾音中又含着不容忽视的威严感,更显成熟和从容。

    凌逸尘睁眼,并不搭话。

    “在临南遇见什么了吧,当然,你不用告诉我。”

    凌逸尘太过于熟悉,这是说他可以自己查的意思。

    “养了只猫而已。”

    “猫?”对面的男人低低地笑了,从手机里传来,像是醇厚的低音炮,更加抓耳,“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我该说,不愧是凌家的孩子吗?”

    凌家主宅内,高大的男人正坐在书房的沙发上,旁边高脚楠木支架上,一只苍鹰视线锐利,脚未栓长链,背后窗户大开,可它丝毫没有逃走的意思,依然守在男人身旁。

    他抿一口黑茶,继续建议:“不带回来养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逃了。”

    哪怕是在自己家,他也一丝不苟,墨色衬衫外搭深灰马甲,笔直的西装裤裹着交叠的长腿,整个人都散发着成熟稳重的魅力。

    男人明显不适合脱衣才有肉的定律,完美的倒三角身材,哪怕没有特意绷起肌肉,衬衫也遮不住他宽肩窄腰的性感弧度,满满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轻而易举就能将人的视线俘获。

    可他偏偏规规矩矩,将扣子都扣到最顶上一颗,硬是找不出网上男菩萨的一点美好品德,只叫人牙痒痒的,更加心痒难耐。

    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脸上缚着的一条黑色绸带,紧紧遮盖他的双眼,垂在脑后,剥夺了他的视觉能力,只是本人似乎毫不在意。

    通话还在继续。

    凌逸尘又说了什么,他嘴角上扬,原来是这种“猫”。

    他作出最后通知:“20天够了吗?不够也没关系,我不介意用你的猫,把你请回来。”

    至于“猫”本人,对自己已经被凌家主宅的主人知晓一事,毫不知情,还在校门口被拦下。

    “同学,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

    “停!前摇短一点,你想说什么?”

    面前的女同学举着块红布,拿着马克笔,眼神格外坚定:“学校没批准我们贴广告布,但是我们还是想为何有枝请命,正在收集学生签名。”

    啊?为何有枝请命?

    一聊薛绵才知道,何有枝二次申请依旧被拒,似乎是为了堵住悠悠之口,这次特地晾了申请整整一周,才拒绝。

    结果反而激起学生逆反心理,尤其是女学生的情绪,认为这是对女性创业的歧视,从而开展一场收集签名,支持有枝科技进入校企计划的活动。

    “同学,你愿意在这块红布上签名吗?”

    薛绵略微思考,她也不知道这场活动发展到一定规模后,会不会打动校方,但还是签上了大名,然后才离开去上课。

    对了,她还要告诉队友一声,她之后晚上要耽搁会儿才能一起练习。

    只是没想到,这个消息引起了顾言的抵触。

    “那个兼职有这么重要?”顾言心头没来由的有一种不妙感,“之前晚上不去,不也没事吗?”

    薛绵想不通,顾言为什么这么不高兴,只能解释:“他们对我真的很好,而且就快离开临南,所以走之前,我想尽量和他们多待一会儿,说不定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见了。”

    顾言哼哼两声:“现在天黑的比以往早,你做完饭要回来时,先给我发消息,我去小区门口接你。”

    “诶?不麻烦吗?”

    “你都不嫌麻烦,我有什么好嫌麻烦的?扫辆共享单车的事,就当锻炼了。”

    之后,每晚就变成薛绵去凌逸尘家做饭,做完饭又和顾言回学校的模式,一直相安无事。

    直到顾言突然提议:“我觉得我们也要搞个队服,到时候我们站在决赛场上,多有气势啊。”

    薛绵错愕:“穿队服?”那凌逸尘送的衣服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