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后我为女主鱼塘献上BE剧本 > 第3章 到账咯但没完全到 第(1/1)分页

第3章 到账咯但没完全到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薛绵没有半点想要过去感谢然后搭话的意思,虽然知道要刷打脸度,但她真的有些抵触情绪在啊。m.bofanwenxuan.com

    可是干杵在原地也很尴尬,她不情不愿朝顾言走过去,希望眼里的勉强没有太明显。

    其实她也不是针对顾言,女主周围所有有感情纠葛的人,她都不想靠近。

    靠近干嘛?让男女主们一起打脸,再次帮助世界印证秦之柔的女主地位吗?

    再说了,系统抠门得很,初始就给她解锁了女主的打脸进度,其他人一个没有,搞得好像她先摸清了女主的鱼有哪些后,能整出什么幺蛾子,破坏女主万人迷形象一样。

    ……

    好吧,她承认,她也没有信心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整点事情出来。

    那些离开的女生已经到了另一个角落,她们没有继续讲话,可很明显,视线依然集中在她和顾言身上。

    薛绵靠近了一步,顾言皱眉向后退了半步。

    “干嘛?我不需要你道谢。”

    “离我远点。”

    薛绵的拳头紧了,你这一退,在别人眼里,显得她很想和他贴贴似的,你这一说,弄得她很想和他搭话一样。

    天知道,她保持的距离少说也有130,很符合初次见面陌生人的社交距离好不好?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听了半天的诽谤,薛绵就已经在发火的边缘,此刻面对认为她别有用心的顾言,她内心快要压抑不住了,好想直抒胸臆啊懂不懂!

    不远处的领班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正犹豫着要不要过来。

    她想起自己工资押金都捏在别人手里。

    罢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给别人扣钱理由。

    薛绵极力控制面部表情肌肉,想要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声线有些不平静地抖:“顾同学是吗?我是……”

    “柔柔姐!”

    顾言眼前一亮,朝着秦之柔奔去,此时社交距离形同虚设,真恨不得跟人直接贴贴了。

    薛绵面无表情,挺好的,也省的她说那些违心的感谢话,毕竟她自己也可以让那群人闭嘴。

    正巧,那群女生中有一道强烈的视线望过来。

    薛绵看过去,就是之前挑衅看自己的女生。

    她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搜索脑中的记忆,她认识这个人吗?还是说自己得罪过她?

    总感觉她对自己的敌意,和那种吃瓜看戏的乐子人不一样,不过现在她没有心思管她。

    薛绵看着顾言像是融化成甜心冰淇淋,笑容一脸阳光地和秦之柔交流,反复确认脑中的系统面板,没有任何打脸进度提示。

    所以顾言的打脸进度要怎么刷啊?

    顾言围着秦之柔,眼里没有别人,语气竟然有些显而易见的委屈,和其他人说话完全不是一个样:“柔柔姐,你今天怎么没来看我,反而到这里来了?”

    秦之柔笑得有些无奈:“不是说好了今晚要和顾爷爷参加晚会吗?你也知道,爷爷他现在很少来这些场合了,但对母校临南有很深的感情,年年都来,没有小辈在多不方便。”

    “谁让你非要在这个节骨眼跟爷爷置气,其他人又没有空,只能抓我这个壮丁来凑数了。”

    简单两句话,表达对顾老爷子的关心,又表明没有抢顾言位置,甚至有种因为你闹别扭,我才接下这件事,不得已没去看你的错觉。

    果然顾言眼神更温柔了,还有些愧疚,自己只顾着和爷爷生气,没有她考虑得周全:“柔柔姐,你真好,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那现在我们能去见见爷爷了吗?”

    顾言还是有些挣扎,想到在喜欢的女孩面前跟长辈低头认错什么的,有些拉不

    可是看着柔柔姐期待的眼神,他还是舍不得她失望,点了点头。

    至于之前顾言和那个与自己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在说什么,秦之柔并不在意。

    她当然不是记住了这个应侍生,也没有翻垃圾的癖好。

    她只是又丢了一次擦手纸而已。

    她不介意一些女孩眼界不高,可是不能低得连门槛都懒得设了。

    即便那个应侍生出头了,即便换个身份再次在类似场合相见,这个女生也绝对处在和她秦之柔无缘的世界里。

    既然注定无缘,她又何必去记,去在意呢?

    顿时,薛绵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又是谁在偷偷想念我?

    她揉了揉鼻子,既然研究不出来刷打脸进度的规律,那就下次再说吧。

    总不可能她这一辈子就遇见一次顾言,毕竟秦之柔和自己不仅同为临南大学的学生,还是她外语专业的直系学姐,哪怕她不乐意见到顾言,估计也能在秦之柔身边见到他。

    落地钟分钟指向罗马数字10,快了快了,她三百块快到手咯。

    会场也渐渐安静下来,之前和秦之柔在一起的老爷子,以及一些校内领导上台,共同发表结束语,大意就是校企合作,共创美好未来之类的,唯一不同的是,校内领导的高谈阔论,切换到了言简意赅模式,兴许是怕老爷子站太久,准时在九点结束。

    薛绵长舒一口气,和其他人将会场剩下的饮品食物等运到后厨处理。

    期间,看着动都没动的蛋糕,想到运回后厨后,只能直接扔进垃圾桶,她是真觉得可惜。

    浪费粮食可耻呀。

    而她的肚子还十分活跃的“咕咕”,表示赞同。

    实在没忍住,薛绵偷偷拿起一块蓝莓小蛋糕塞进嘴里。

    不得不说,不愧是大酒店出品,味道酸酸甜甜很好吃,真是可惜了甜品师的手艺,还剩这么多没人吃。

    回到换衣间,换回自己的衣服,拿起柜子里的包,看了眼手机时间,九点十八,差不多,工资也转账到了。

    嗯?怎么只有四百块?

    打工人的崩溃莫过于此。

    领班啊~~~~

    她是犯了天条吗?怎么就扣除了整整一百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