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后我为女主鱼塘献上BE剧本 > 第23章 下半场篮球赛开始了 第(1/1)分页

第23章 下半场篮球赛开始了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临南大学体育馆内,2号篮球场。www.shishuxuan.com

    花生小姐限定款顾言,西兰花酷仔限定款张多羽,闪亮登场。

    “我天!这两人穿的什么呀?”

    “行为艺术吗?”

    “不是不是,你看背面,喵喵限量T恤上市?”

    “搞半天,是给那家喵喵文具店打广告?”

    “不是吧,顾言和张多羽也不像缺钱的人,友情客串?”

    “为什么友情客串?”

    这时,众人才发现躲在他们背影后,有个十分低调的女生。

    她戴着黑色口罩,穿着晕晕茄子款T恤,显然,和前面两位是同系列,不过她背后没有用胶布贴着的A4纸。

    众人对她好奇不已。

    张多羽的队友先走过来:“张多羽,让你带个裁判回来,你搞了个赞助商啊。”

    张多羽满脸不爽:“牺牲小我,成就大我,懂不懂?她负责帮我们翻分。”

    顾言的队友是他的三位室友,仔细端详眼前的茄子女生,这个人看着是不是有点像薛绵呀?

    但他们很有默契地都没有直接叫名字。

    其中一位室友说:“可以,是女孩子的话,你们可得控制脾气,这次不能连裁判一起打了。”

    这话还得从张多羽出院来了学校,又碰见顾言说起。

    之前两人互殴,虽然没被记过,但也被重点观察,所以他们遇见后,干脆说打场4V4篮球赛决胜负,并找了一个其他专业的男生当裁判。

    可上半场结束,两人都觉得裁判是对方的人,说着说着又动起了手,连裁判一起打了,其他人拦都拦不住,衣服这才破破烂烂的。

    有人说看见喵喵文具店挂着衣服卖,让他们快去快回,别耽误下半场开场,篮球场还有其他人的预约排着呢。

    但裁判不干了,其他人也不想蹚浑水,所以他俩作为罪魁祸首,还必须带个裁判回去。

    薛绵坐在比分牌边,将口罩往上拉了拉,还好戴了口罩,她已经瞅见好几个拍照的人了。

    她来当这个裁判,可不是免费的。

    粒粒承诺,如果薛绵不能及时回去,她帮忙顶班,工资还是归薛绵。

    另外,如果衣服成了畅销商品,奖金她愿意分薛绵三分之一,感谢她的宣传。

    所以粒粒将她的紫茄子又套在了薛绵身上。

    不过既然都要宣传了,那就宣传得彻底一点。

    薛绵毫不留情,直接要求顾言和张多羽背面贴着A4纸,她才愿意来当裁判。

    起初他俩自然是不愿意的,可同伴催促,再不回来,场子就要给其他预约的人了。

    顾言只能一脸屈辱地贴上A4纸,表情有些愤恨,但又不得不忍耐,而且在篮球赛结束之前,都不能撕下来。

    当时的场面,别提薛绵心中有多暗爽了。

    一路走过来,她身上的紫茄子算什么?前面那两个不是更引人注目吗?

    薛绵望着桌子上摆放的零食箱,可惜了,泡凤爪、辣条什么的,他戴着口罩不太方便吃。

    不过这个AD钙奶还不错,矿泉水就算了。

    现在比分24:26。

    张多羽暂时领先。

    场上的两队剑拔弩张,可不似薛绵这般轻松惬意。

    张多羽故意撞了下顾言的肩膀:“怎么说?都下半场了,输了的人,明天还得穿着这身衣服贴A4纸上课怎么样?”

    顾言仰起下巴,眼神朝下看着张多羽:“我无所谓啊,谁丑谁尴尬。”

    张多羽眼神更加阴沉沉,口腔内的舌头在脸颊上顶了个小包,咬牙切齿:“你也就剩嘴硬了,怎么,已经做好输的准备了?”

    “哎呀,原来你都不反驳你丑啊,”顾言故作惊讶的瞪大眼睛,笑得更灿烂欠扁,“有自知之明也挺好。”

    薛绵将AD钙奶放在桌上,假模假样将口哨放进口罩里吹了声。

    两边人顿时定住。

    她拍拍屁股拿起篮球,走到篮球场中间:“放狠话环节,已经结束了吧?没人想上厕所什么的吧?”

    “少逼逼,快发球!”张多羽摩拳擦掌,已经迫不及待要打爆顾言了。

    薛绵掂起篮球,顺势往天上一抛。

    赶紧退回自己的安全区域,喝了口AD钙奶润润喉。

    张多羽率先抢到篮球,然后又被顾言的室友截下,他连过两人,势头不错,可惜在篮板下棋差一招,被抢了回去。

    两队人赶紧追着球,又从左半场跑到右半场,很快汗流浃背,热火朝天。

    薛绵和粒粒一样,对篮球不感兴趣,但为了能和有篮球兴趣的人聊上两句,不至于冷场,基本规则还是知道的。

    而且他们也说了自觉遵守规则,所以她也懒得站起来,满场跟着跑,观察有没有人犯规。

    不多时,张多羽队已经连进两球了。

    薛绵翻了翻比分,目前24:30。

    顾言室友拍拍顾言肩膀,小声:“怎么回事?你不能因为薛绵亲临现场,就紧张吧?”

    “乱说什么。”顾言抹掉额角的汗,再次奔跑起来。

    他会因为薛绵紧张?笑话。

    虽然他对张多羽摆出无所谓的态度,可一想到自己穿个花生小姐,背面还打着广告,就浑身不自在。

    总感觉大家都在看他,嘲笑他。

    他并不觉得这是错觉,篮球场四面围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一些人直接掏出手机、相机拍照。

    顾言的内心越来越焦虑,明明上半场的时候,没有这么多人。

    他的注意力,总是被场外人的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分走。

    “接球啊!顾言!”

    回过神来的顾言才发现室友传球给他。

    他向前跑去,却慢了一步,张多羽先到了位置,转身直接一个三分。

    没进。

    “哎呀呀,真是可惜,”张多羽故作遗憾,“要不你们投降认输吧,比分要是拉太大了,你之后四年,怎么好意思继续在临南大学的篮球场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