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后我为女主鱼塘献上BE剧本 > 第170章 给岁月以文明 第(1/1)分页

第170章 给岁月以文明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周采薇看看左,看看右,脸上着急,想劝一劝架,几次张嘴却没发出声音,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合适。www.aihaowenxue.com

    一旁的赵茹雪头埋得更低,每次龚宝峰说一句,这薛学妹要顶三句,一点气都不肯受,何必呢?

    求求了,别殃及池鱼。

    “照你的意思,你连辩题和正反方都记不住,还比我们这些天天思考的人厉害?”

    “学长别扣帽子,其他人我提都没提,”薛绵站起身,“倒是你,暗戳戳想把别人拉下水,和你同仇敌忾。”

    “真是除了辩论的事,一天天啥都干完了。”

    薛绵很清醒。

    这个小团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接纳她,就算她真心实意为了赢而上场,至少以龚宝峰的大局观,绝对会背后给她插刀,比方思雅还恶心。

    “呵呵,你爱讨论不讨论,没人求你。”

    就等这句话呢。

    薛绵收拾本子和笔,直接往外走:“行,我就如学长的意。”

    上完洗手间的全老师回来,正好看见这一幕,语气烦躁:“薛绵!你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全老师,你可误会了,有人不想我待在这里,我自然得走。”

    “谁说的?!”全老师向桌上望去,十分不耐烦。

    这次临南好不容易进了决赛,总不能连上场人数都凑不齐吧?那他作为带队老师,回去了怎么交代?!

    桌上三人没有一个开口说话,静如鹌鹑。

    薛绵毫不意外,在排挤她的这件事上,他们可是格外团结。

    “好了,现在这个情况,你不上谁上?”全老师一副主持公道的模样,把事情轻轻揭过,“大家都把那些小心思收起来,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拿冠军,懂了吗?”

    然后,又推着薛绵坐回桌前:“我们都是临南的一份子,这不仅仅是为学校争光,也为你们自己争光,好好加油。”

    辩论群里,秦之柔发来视频邀请。

    一接通,就是秦之柔如林黛玉般娇弱的容颜,看上去没什么精神。

    “大家讨论的还顺利吗?”她的声音柔柔弱弱,惹人怜惜,“真是抱歉,我突然出了这种情况,给大家添麻烦了。”

    立刻激起龚宝峰的关心,他急急出声:“怎么能怪你呢?你又没什么错,身体还不舒服吗?”

    只有薛绵默默观察。

    虽然秦之柔调整了角度,但是背景——

    “秦学姐,不知道你现在在哪家医院?”薛绵语气关切,“大家都很担心你,如果能来看望一下,应该更放心。”

    “大家的关心我都明白,只是有点远,不在市区,来回挺费时间的。”

    “离决赛的日子没多久了,大家还是多讨论,多磨合,薛学妹,你加油。”秦之柔笑得毫无芥蒂,还有空鼓励薛绵。

    看来,她现在还在花家。

    薛绵不相信,秦之柔不会联想到,是那杯酒的问题。

    如果当时是她喝了,现在躺在床上的人就是她。

    叶以晴是帮了自己?

    薛绵立刻掐灭这个念头,想想同在笔记上的顾淮,不要再把这些人做的事,老是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去解读。

    说不定,那两杯有问题的酒,本就不是为她这样的小角色准备的,给她喝,只是浪费。

    只是秦之柔现在看起来,好像真不介意由她上场,难道她来鸣金,重点也不是辩论赛?

    薛绵还没想通,秦之柔的视频就挂了。

    经过她一番春风化雨,大家再开始讨论时,龚宝峰明显收敛了些脾气。

    临南是反方,论点是给岁月以文明。

    薛绵翻看着他们前几天的讨论成果,通篇都是歌颂现代文明,如何的优越,强调无文明的蛮荒岁月,又是多么的可怕,所以要给岁月以文明。

    她越看,便越对秦之柔有着进一步了解。

    她真的是不食烟火气的仙女,只能看见华美的空中楼阁,看不见

    “大家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吗?”薛绵想问问其他三人的看法。

    龚宝峰语气没之前那么差,只是眼里依然是瞧不上:“我觉得挺好,你有话直说。”

    薛绵也不客气,直接用笔头指着一段,说着自己的想法:“从人本位出发,去思考这个辩题,我是赞同的。”

    “强调文明给人类带来了什么,无可厚非,但我们并不仅仅是文明的受益者,也是文明的创造者和筛选者。”

    接收到三个人迷茫的表情,薛绵干脆问了一个问题:“华国悠悠五千年历史,绵延至今不断,你们认为这是给文明以岁月,还是给岁月以文明的结果?”

    周采薇拧着细眉,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应该是给文明以岁月吧,毕竟五千年的时间长度,完全能称得上是给华夏文明以岁月了。”

    薛绵不答,又偏头看看其他两人,都没有反对之意。

    她不禁想到,如果是世界和平队,打死也不会说出这种支持对方观点的话。

    可惜不是。

    “如果只是单纯给文明以岁月,我们现在应该没有机会,坐在这里讨论这个辩题。”薛绵不咸不淡地回复,然后才仔细解释。

    “如今的华国人,和五千年前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生活方式已经大相径庭。我们不用担心谁是奴隶,谁是主人,更不用担心,今天的祭祀,是不是轮到割下自己的头,摆在祭坛上当贡品。”

    “硬要给文明以岁月,那么就意味着,为了延续当时的文明,可以暴政,可以杀戮,可以不计一切代价磨灭人性,人活得痛不痛苦无所谓,因为目的是,能给这种文明续命就好。”

    龚宝峰第一个不赞同:“这种凭什么能称为文明?又野蛮又落后。”

    “那你能否认华夏文明中,确实是存在过这种时刻吗?”

    他脸上憋着一口气,又说不出话来。

    薛绵继续讲:“所以,我说我们不仅是文明的受益者,也是创造者和筛选者。”

    “五千年来,对生存状况感到落后野蛮的人,不论是在旧社会进行王朝更替,还是近代史中参与革命,这都是对当时华夏文明的一次创造和筛选。”

    “直到现在,华夏文明依然生机勃勃,其原动力是来源于我们想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明白了吗?”

    龚宝峰搓了搓脸,下意识想反驳,但又觉得好像很有道理,到底是从哪一步开始,被绕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