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暂未分类 > 我妈是带球跑旗袍美人 > 50-54 第(1/3)分页

50-54 第(1/3)分页

 推荐阅读:
    51  ? 第 51 章

    ◎乔乔,你对我厌倦了没关系,但是不能不管我们的孩子◎

    苏雪橙跟着爸妈还有沈祈安圣托里尼结束之后又去了希腊其他比较知名的地方, 玩得整个人是乐不思蜀。【雨雪书屋】

    从国外回来之后季宴礼和苏南乔就投入了工作,苏雪橙放暑假了但是也没闲下来,有好多课等着她去上。

    作为一名高中生, 她的首要任务还是学习, 虽然她现在即使不学习也能想上哪所学校上哪所, 但是苏南桥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家长, 她不会因为苏雪橙是季家的千金就在她的学习上松懈。

    每天除了文化课程之外还有一些马术、礼仪之类的课程,总归就是安排得满满当当。

    因为忙碌, 日子过得飞快, 苏南乔在忙完了今年的秋季完成了明年的春夏发布会之后就稍微闲了下来。

    如今品牌经营已经逐渐走上正轨, 在国内的一二线城市都设有门店,线下门店和线上网店的营业额都很可观,这个头也算是起来了。

    而明年的三月份她即将参加在米兰时装周发布最新的秋冬系列, 虽然还不能成为高定协会的一员,能够参加时装周已经是成功的第一步了。

    这两天北城遭到了十年难得一遇的寒流,气温骤降, 苏雪橙只是从下车到进屋的几步路都觉得从头冻到脚。

    “好冷好冷~”

    “小姐回来了, 快进屋暖和暖和, 要喝什么我去给你泡。”

    “张妈帮我泡个热可可就行了。”

    “诶, 好。”

    张妈接过苏雪橙身上的外套挂起来,转身就进了厨房。

    “妈妈!”

    苏南乔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背对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苏雪橙放轻脚步走过去, 一把扑在苏南乔后背上:“妈妈你在干什么!”

    带着耳机看视频的苏南乔被这一下吓得一哆嗦, 她拍了一下苏雪橙的手。

    “你个坏丫头,你要把你妈吓死。”

    苏南乔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 刚才那一下真的是吓得她心都要飞出去了。

    “妈妈, 我错了。”

    意识到自己真的吓到了苏南乔, 苏雪橙赶紧搂着她道歉。

    “下次可不能背后吓人了,妈妈可不是你们年轻小孩。”

    手中攥着的小手冷冰冰的,苏南乔心疼地捂在手心:“怎么手冰凉的,有没有冻着啊?”

    “没有,就放学的时候冻了几分钟而已,你别贴着我的手,会冰到你的。”

    苏雪橙的热可可泡好了,她把白瓷杯捧在手心,很快手就变得暖烘烘的。

    “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还有几天吧,他之前说月初回来的。”

    “哦。”

    有好几天没见到季宴礼,苏雪橙有点像想他了。

    “喂,老师,有什么事,您说。”

    苏雪橙看苏南乔接起了电话就安静地坐在一边喝可可。

    “周末?周末我有空啊。”

    “相亲?我、老师我、”

    “我不用相亲,老师、”

    “喂、喂,老师、”

    苏南乔还想解释什么,那边匆匆说了几句话立刻就挂断了电话,似乎是生怕苏南乔反悔。

    苏雪橙早在听到相亲两个字的时候耳朵就竖了起来。

    “妈妈,什么相亲啊?”

    苏南乔拿着手机一脸愁容:“诶,老师说有个朋友家的孩子从国外回来,非要介绍给我相亲,说是什么家居设计师和我有共同语言。”

    “啊?她不知道你和爸爸?”

    “额”苏南乔仔细想了想,她好像确实没有认真地和老师报备过自己的感情状况。

    主要是之前忙得脚不沾地,也没个合适的契机提起这件事情。

    “那怎么办呀?”

    “我和老师说一下吧。”

    苏南乔点开手机,最新的一条消息就是古蕴发来的,相亲的时间和地点还有对方的详细信息,后面还跟了一句“如果不去以后就不认她这个学生了”。

    “诶,算了算了,我去走个过场和人家好好解释一下吧。”

    苏雪橙眼尖瞄到了手机里的照片,是一个中年男子面对着镜头,穿着浅色棉麻质地的衬衫站在书架前。

    很儒雅的长相,第一眼看过去不像是搞艺术的样子。

    还有那一长串密密麻麻的奖项,苏雪橙看一眼就觉得眼花了。

    “德国红点产品设计奖他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说是在国际上得了很多大奖,这履历相当优秀了。”

    苏南乔虽然不懂,但是看了这介绍也觉得应该是很厉害的人物。

    她在震惊于对方的优秀的时候,苏雪橙的雷达早已经响了起来。

    【果粒橙】:爸!!!妈妈周六下午要去相亲!!!

    【果粒橙】:爸爸!!!

    【果粒橙】:再不回来老婆都没有啦!!!

    满屏的感叹号可以看出事情的紧急。

    远在江城的季宴礼还在开会,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响,他本想忽略等会议结束再看,奈何那头的人有一股锲而不舍的劲儿,好似他不回就不停歇。

    季宴礼拿出手机解锁,微信置顶的对话框上鲜艳的红色圆圈,显示苏雪橙给他发了二十几条信息。

    他眉头一皱,担心苏雪橙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现在时间应该是她放学到家的时间。

    点开对话框就是满屏的感叹号,他翻了几下看到最上面的那句苏南乔要去相亲的消息。

    “啪嗒。”

    手机摔落桌面的声音清脆且突兀,整个会议室陡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看着季宴礼不敢说话。

    “咳、”季宴礼难得觉得尴尬起来,“抱歉,我女儿给我发消息,大家休息十分钟,我回一下消息。”

    “好,季总您请。”

    季宴礼趁着休息的时间和苏雪橙聊了几句这才知道了来龙去脉,他只是出去出个差而已,这相亲的人都找上门了。

    本来他要下周才能回去,现在看来要加快进度早点回去了。

    “抱歉,因为我个人的原因需要早点回北城,下面一周可能要麻烦大家和我一起加班了。”

    刚休息完回来的人听到这个噩耗都忍不住开始唉声叹气起来,天哪,看来下面一周没有哪天是能准时下班的了。

    偏生眼前这个人是他们的大大大大BOSS,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说自己不想加班。

    “双倍加班工资,项目提成加一半。”季宴礼看着他们愁苦的表情慢悠悠地吐出一句话。

    “好的季总,我们一定会加快进度!”

    “没错,保证这周结束。”

    果然,有了金钱的鞭策,加几天班而已,小意思啦。

    季宴礼知道苏南乔要去相亲之后也没有发消息质问情况,只是从苏雪橙那里掌握了大概的情况。

    紧赶慢赶季宴礼终于在周日上午完成了所有的工作。

    “季总,午餐已经定好了酒店,我做东,请您和几位老总吃个饭。”

    季宴礼微微颔首:“抱歉陈董,家里有急事,我现在就要赶去机场,我们下次再约。”

    陈董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却也只能应下:“好好好,那我们就不耽误您,下次来可一定要好好聚聚。”

    “好。”

    季宴礼和几位老总告别之后就上了车,他现在要赶去机场,从江城到北城飞机需要接近三个小时,时间可以说是卡得刚刚好。

    北城机场外,司机开车接上季宴礼就驶入车流中,他们现在要去苏南乔相亲的咖啡馆。

    “喂,阿晋,我大概还有四十分钟到咖啡馆,你带着孩子在门口等我。”

    电话那头的男人不知说了什么,季宴礼说完就挂了电话。

    “开快一点。”

    “好的,季总。”

    车子稳稳加速,半个小时后停在了商场的一间咖啡馆门口。

    “宴叔,你来了。”

    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怀中抱着个宝宝,一手还拎着个大包,看到季宴礼的身影就迎了过来。

    他是季宴礼的一个世家侄子,他父亲比自己大了不少,所以他虽然也快三十了却比季宴礼小了一辈。

    “你儿子都这么大了?”

    季宴礼看着他怀中抱着的孩子有点意外,他上次见这个宝宝是在他百天的时候,现在快要一岁了怎么长那么大了。

    白白嫩嫩的,睡在他爸爸怀里睡得正香,看得出来是个很漂亮的孩子。

    “小孩儿嘛,一天一个样。”

    “您要借我儿子做什么?”方晋西一头雾水,但是季宴礼都发话了,他怎么也得答应。

    “这事儿以后再说,孩子借我,一会儿就还你。”

    “好,那我带小清在附近转转,你结束了给我打电话。”

    季宴礼听到那个名字抬眼打量了他一番:“你们现在感情不错。”

    方晋西顿时想到了前两年他刚和妻子家族联姻,两个人没什么感情相看两生厌的时候他曾经半夜找过季宴礼出来借酒浇愁,也哭诉过自己的妻子多么娇气两个合不来之类,他面露尴尬扒拉了两下头发:“啊?哈、哈、是啊,就还行。”

    “去吧。”

    方晋西离开后,季宴礼站在咖啡馆门口调整了一下抱孩子的姿势,让他睡得更舒服一些,然后进了咖啡馆。

    一进咖啡馆季宴礼就看到门口带着鸭舌帽,口罩眼镜一应俱全的苏雪橙,他们四目相对立刻接上了头。

    苏雪橙指了指咖啡馆里面的卡座上坐着的两个人,季宴礼顺着视线看过去,那个熟悉的背影,是苏南乔。

    季宴礼点点头表示收到,而后迈开步子往后面走去。

    他走到两个人的桌边站定,苏南乔察觉到旁边站了个人下意识转过头,看到一张意想不到的脸。

    “你怎么在这儿?”

    季宴礼整理了一下情绪,顷刻间露出哀伤的神色:“乔乔,你对我厌倦了没关系,但是不能不管我们的孩子。”

    52  ? 第 52 章

    ◎你在我的浴室,还问我怎么进来了,嗯?◎

    到了约定好相亲的日子, 苏南乔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一袭修身的针织长裙和毛外套,长卷发配着淡淡的妆容,整个人明媚且耀眼。

    苏雪橙看到苏南乔出门了立刻就跟了上去, 为了防止被撞见她还特地隔了几分钟出门, 进了咖啡馆就在门口的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 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苏南乔的背影和男人的脸。

    “长得比那个照片还好看一点呢。”

    苏雪橙嘟囔了一句赶紧给路上的季宴礼发了最新的情报。

    苏南乔提前几分钟到了约定好的咖啡馆, 服务员把她引到里面的位置上,一个男人正在翻看手中的杂志, 她只能看清男人的下巴。

    “你好, 请问是周先生吗?”

    周文森闻声抬起头, 女人的身影逆着阳光,抬手将发丝掖到而后,黑色的指甲油衬得手白皙又修长, 他呼吸停滞了片刻,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他起身伸出手:“你好,我是周文森, 您是苏小姐?”

    “对, 我是苏南乔。”

    两个人的手轻轻一握随后分开。

    周文森将菜单推过去:“不知道您喜欢喝什么就还没点。”

    苏南乔瞄了一眼菜单:“我喝卡布奇诺就好。”

    “我要美式, 谢谢。”

    周文森将菜单还给服务员, 这个时候他才看清了苏南乔的脸。

    鹅蛋脸,鼻梁高挺,是淡雅又风情的一张脸, 岁月对她很偏爱, 一点也看不出来真实的年纪。

    “苏小姐,我的情况古阿姨应该都和你说过了, 我之前一直定居在巴黎, 今年打算回国安定下来, 刚回来我妈就着急给我安排相亲。”

    如果她是一个单身女性的话,对面坐着的男人一定是上乘之选,从事艺术、家境优渥、长相英俊、为人绅士。

    “周先生,抱歉,我需要和你解释一下,我是有男朋友的,但是我老师不知情就想着给我安排相亲,我无法推脱只能过来再和你解释。”

    “实在是抱歉。”苏南乔蹙着眉头,话说出口她都觉得不好意思。

    周文森听了心底生出一丝遗憾来,转瞬又想着,这样美丽优秀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缺乏追求者呢?

    他轻笑:“没关系,就当是交个朋友,你不用觉得抱歉。”

    走道上站了个人,苏南乔整个人被笼罩在他的阴影里,她下意识转过头,看到一张意想不到的脸。

    “你怎么在这儿?”

    季宴礼整理了一下情绪,顷刻间露出哀伤的神色:“乔乔,你对我厌倦了没关系,但是不能不管我们的孩子。”???什么东西???

    苏南乔瞪大了眼睛一时说不出话来,她看了看季宴礼又看了看他怀中的孩子。

    现在是什么情况!谁能来救救她!

    “乔乔,跟我回家吧,孩子还需要你。”

    “季宴礼你干嘛?”

    苏南乔对着季宴礼使了几下眼色让他别发疯了,随后又满脸尴尬地看着周文森:“周先生不好意思,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改天我再请你吃饭。”

    周文森早在看到季宴礼的瞬间就明白了,原来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男友,一个只看外表就让他自惭形秽的男人,更何况从他身上的西装和手表也能看出他身价不菲。

    “没关系苏小姐,正好我也临时有事,我们下次再约。”

    “走吧,乔乔,我们回家。”

    季宴礼不满苏南乔的注意力都在别人身上,伸手便揽住了苏南乔的腰将她带离了咖啡馆。

    周文森看着两个人的背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季宴礼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苏南乔侧过身在他手臂上连着锤了好几拳,随后又相视一笑,苏南乔自然地从季宴礼怀中接过宝宝。

    他摇摇头叹了口气,终究是没有缘分,可惜了。

    苏南乔怀中抱着宝宝,小东西睁着个大眼睛瞧她,嘴里还含着奶嘴一吸一吸的。

    “你从哪弄来的那么大点儿的小孩?看着还没满周岁呢。”

    “晋西家的,被我借来了。”

    季宴礼也伸出手挠挠他的脸颊逗他,谁知下一瞬小宝宝竟然眉头一皱咧着嘴哭了起来。

    季宴礼手一抖赶紧缩了回来:“这不关我的事,我就是轻轻碰了碰。”

    苏南乔轻轻哄了两下发现孩子还在哭就摸了摸他的屁股,果然尿不湿热乎乎沉甸甸的。

    她抱着孩子走到车边坐了进去:“把那个包给我。”

    “给。”

    那是孩子爸给的包,里面装了他在外面可能需要的东西,奶粉尿不湿衣服都在。

    打开尿不湿还好他只是尿了,苏南乔熟练地给孩子换了一片尿不湿,换完了就抱在怀里轻轻哄,他倒是也听话舒服了就咧着个小牙咯咯笑。

    “还好他只是尿了,不然他的粑粑你来收拾。”

    苏南乔瞪了一眼季宴礼,他站在车旁不敢接话。

    “你的手法很熟练。”

    “橙子可是我一个人带大的,换个尿不湿而已,小意思。”

    苏南桥说得满不在乎,季宴礼却心中一酸,他记忆中的苏南乔独立且坚强却是一个很爱撒娇的女孩儿,这么熟练的手法当年养大女儿一定吃了很多苦。

    他几乎是有些逃避地开口:“我叫他爸来接他。”

    方晋西来得很快,他来的时候身边还跟着个娇小清纯的女人,孩子一看到她就张开手臂要她抱。

    “妈妈来了是不是?”

    苏南乔最后哄了两下将孩子交到了妈妈手里,女人对着苏南乔微笑接过了孩子。

    “南乔婶婶,谢谢你们帮我带了一会儿孩子,我好不容易有空出去玩一儿。”

    苏南乔听了笑了笑:“谢什么,我只是帮他换个尿不湿而已。”

    富贵人家哪有需要自己带孩子没时间出去玩的,人家说这话也只是客气一番,苏南乔玩笑了一句就岔过话题。

    “他太乖了,离开爸妈那么久连一声都没哭呢。”

    “是啊,平时也是不哭不闹,带起来很省心。”

    到底是妈妈,说起孩子来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苏南乔很久没有接触过小宝宝,这次乍一接触当年带苏雪橙的记忆都涌上心头。

    孩子在妈妈那里,方晋西就负责拎包:“宴礼叔你忙完了?”

    “嗯,今天麻烦你了。”

    “不麻烦,这小子可爱出门玩了,每天都得出去转转才行。”方晋西搂紧了妻子,“宴礼叔、婶婶,那我们就先走了。”

    躲在咖啡馆里的苏雪橙看着方晋西一家离开才冒了出来,收好了帽子眼镜口罩这些伪装物,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出来玩的样子。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在这里?”惊讶的表情,疑惑的眼神,全都恰到好处。

    “橙子?你呢,你怎么在这儿?”

    “我和朋友约好了出来玩,刚结束就看到你们了。”

    苏雪橙脸不红心不跳地编了一句瞎话出来,什么出来玩什么朋友都是编的。

    她就是专门来偷看的!

    难得一家人都在外面,季宴礼干脆就带着母女二人去餐厅吃饭。

    一路上苏雪橙都心情很好的样子,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轻快小调,到家之后她和二人道声晚安就蹭蹭蹭跑回了房间。

    “那我也去洗澡。”

    苏南乔看季宴礼有电话干脆也上了楼,等季宴礼接完电话回到房间就听到卫生间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他眉尾微挑扯了领带走了进去。

    浴室里雾气缭绕,磨砂玻璃透出模糊的人影,微弱的灯光凭添三分暧昧。

    季宴礼站在外面静静欣赏了片刻随后拉开一条缝挤进去。

    “啊!”一声惊呼消失在唇缝。

    热水喷洒而下瞬间便淋透了他的衬衫,白色衬衫下若隐若现的是贲发的肌肉。

    后背贴在瓷砖上,冰凉的触感冻得苏南乔瑟缩一下:“凉。”

    季宴礼伸出手臂垫在她后背上,另一只手扶着她让她贴得更近。

    “你怎么进来了?”

    一吻作罢,苏南乔稍稍退开,眼尾氤氲的红让她看起来性感又妖媚。

    “你在我的浴室,还问我怎么进来了,嗯?”

    “我房间热水器好像坏了,才借用一下你的,你在打电话我就没和你说。”

    季宴礼握着她的手放在他胸前示意她去解他的纽扣。

    湿透的衣服扔在脚边,季宴礼扯过浴巾将苏南乔裹住随后一把抱起。

    身体落在柔润的大床上跟着弹起,男人的身体随之覆上。

    “唔~”

    “不行,没戴那个。”

    “我已经结扎了。”

    苏南乔猛地推开季宴礼震惊地看着他:“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

    季宴礼还想亲她:“我说我已经结扎了,不需要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