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暂未分类 > 我妈是带球跑旗袍美人 > 6、第 6 章 第(1/1)分页

6、第 6 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妈,你胡说什么呢。【孤心文学网】”饶是平日里再冷静克己的季宴礼也难免有这样哑口无言的时候。

    胡兰因自己也小小反省了一下自己太草率了:“这不是城东那个老陈家,那大儿子比你还大几岁,最近从外面领回来一个小儿子还没成年呢,我们家可不能出现这种事情。”

    “我爸要是听到你这么质疑他,肯定气得要离家出走。”

    “别管你爸那个老头子,这是哪来的和你长得这么像的小姑娘?”

    “你觉得我们两长得像我爸吗?”

    “哦对哦,你长得也不太像你爸。”

    胡兰因女士想起来这一茬之后脑子里生出一个很大胆的想法,她试探地问季宴礼:“这是你的...?”

    “妈,她是我的女儿。”

    “橙子,叫奶奶。”季宴礼摸了摸苏雪橙的后脑勺示意她叫人。

    “奶奶你好,我叫苏雪橙,你可以和大家一样叫我橙子。”

    十几岁的少女,正是青春靓丽的时候,笑眯眯地叫自己奶奶,笑的时候右边脸颊还有一个小酒窝。

    胡兰因立刻就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击中了,一种强烈的含饴弄孙的感情涌上心头。

    她走到苏雪橙旁边坐下:“橙子?这个名字真可爱。”

    胡兰因把苏雪橙的手握在手心里,看苏雪橙是哪哪都喜欢。

    “你姓苏?你妈妈是不是叫苏南乔?”

    “奶奶也认识我妈妈?”

    “你爸就有过你妈妈这么一个女朋友,不是她还能是谁。”胡兰因拍了拍苏雪橙的手,“他们谈恋爱的时候,我还见过你妈妈呢。”

    胡兰因回忆起来记忆中的苏南乔才惊觉自己和他屈指可数的几次见面都记忆犹新。

    从一个婆婆的角度来说,她对苏南乔是既满意又不满意,苏南乔什么都好,唯独一点她是孤儿,和他们季家的门第实在是相差甚远。

    “奶奶,妈妈说她是因为他有未婚妻才分手的。”

    苏雪橙控诉地指着季宴礼,眼睛里冒着小火苗,她可没忘了她见到季宴礼得好好问清楚当年的事情呢。

    “橙子,你听爸爸解释、”

    季宴礼着急想解释却被胡兰因女士一把按住,她看向苏雪橙郑重地开口:“橙子,奶奶可以作证,那个未婚妻只是你爸爸的爷爷在他小时候的玩笑,并不能当真。”

    “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真的。”

    “可是妈妈的日记里面写了,她去找了妈妈,然后妈妈找你你却只是让妈妈等你。”

    “当时你爷爷生了一场大病,公司又出了财务危机,她用注资来逼我同意联姻,你妈妈那个时候刚刚怀上你每天吃了就吐,眼看着瘦了一大圈...”

    苏雪橙这才知道原来他们之间还有这样的一个误会,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不直接说呢,大人之间一定要搞得那么复杂吗。

    “可是,你为什么不和妈妈解释呢,你解释了妈妈一定会相信你。”

    季宴礼双手捂住脸深深叹了口气,语气中是难以掩饰的懊悔:“是啊,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却付出了和你们母女分别十五年的代价才明白。”

    “我担心她的身体把这些事情都瞒着她,你妈妈外表看起来温柔娴静,其实是个烈脾气,她跟我说孩子已经被她打了,收拾了行礼就要离开。”

    “我那个时候也年轻气盛,拉不下脸面去挽留她,没想到这一错过就是十五年。”

    季宴礼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苏雪橙眼尖地看到他眼尾已经红了。

    苏雪橙在心里暗自琢磨,这就是人家说的没长嘴吧,她以后可不能这样,有事还是第一时间解释清楚的好。

    屋子里的气氛沉闷,胡兰因见状赶紧转移话题:“既然这其中有误会,那宴礼你过几天带着橙子回去给南乔那孩子好好解释道个歉。”

    “橙子你也别怪你爸爸,那时候他确实是忙得焦头烂额,人都熬得憔悴得不行。这么多年不论我怎么说他都不肯结婚,他心里还是惦记你妈妈的。”

    “爸爸,那我原谅你了。”

    这其实算是苏雪橙第一次正式地叫他爸爸,季宴礼听了只觉得心头一酸下一刻就把苏雪橙搂进怀里。

    苏雪橙被他搂着脸上懵懵的,她被很多男性长辈拥抱过,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怀抱像季宴礼的这个一样给她一种即使天塌下来也会有这个人替她撑着的感觉。

    “但是我不能替妈妈原谅你,她那个时候一定很伤心。”

    “是,爸爸会亲自去和妈妈道歉争取她的原谅的。”

    苏雪橙点点头凑到季宴礼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季宴礼听了笑着伸出小拇指:“橙子可要说话算话。”

    “当然啦~”

    苏雪橙伸出小拇指勾上季宴礼的,然后拉了拉。

    “大人的事情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橙子和奶奶回家看看好不好?”

    “我可以吗?”

    “当然了,那是你的家,你随时想回就回。”

    苏雪橙痛快地答应了:“好啊,那我跟爸爸还有奶奶去家里玩两天再回家。”

    “好,我们现在就回家。”

    胡兰因女士也是风风火火的性子,拉着苏雪橙的手就站起来打算回家。

    “妈,我们先把祈安送回家。”

    胡兰因看都不看季宴礼绕过他牵起沈祈安的手:“好了,你继续工作吧,两个孩子交给我。”

    季宴礼这会儿哪还有心思工作,他叫来何竞吩咐道:“后面的事情全都给我推了,就说我有事。”

    “放心吧总裁,那边早就帮您沟通好了。”

    何竞多“善解人意”的一个助理,早在胡兰因来的时候他就料到季宴礼今天没空去参加什么酒会,刚刚就已经致电沟通了。

    “好,有事明天再说。”

    季宴礼交待好之后就拿上衣服跟了上去,他现在只想和自己的女儿多待一会儿,工作什么的他一天不做公司倒不了。

    他到楼下的时候刚好看到祖孙二人送沈祈安上了车,沈祈安那小子笑眯眯地和他宝贝女儿告别,脸上的笑容实在是有点刺眼。

    这小子平日里一副不爱说话也不爱笑的样子,这不是笑得挺灿烂的吗?

    “妈、橙子,我们回家吧。”

    “走吧,司机在等着了。”

    季宴礼坐在副驾,胡兰因带着苏雪橙坐在后排,祖孙俩一路上有说有笑,亲昵得不像是第一天见面的样子。

    “橙子过两天和奶奶一起去参加个宴会好不好?”

    “一个珠宝品牌的活动,别人家都有儿媳妇啊孙女陪着去,就奶奶没有,橙子陪奶奶好不好?”

    苏雪橙一想到这么多年她奶奶竟然连个陪着参加活动的人都没有,她考虑都没考虑就答应了:“好啊奶奶,我陪你去。”

    胡兰因立刻笑了起来捧着苏雪橙的脸蛋就亲了一口:“诶呀,橙子真乖。”

    季宴礼无奈道:“妈,橙子这才刚来北城您就带她去这些活动。”

    胡兰因瞪她一眼:“怎么啦,有我在橙子还能受欺负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担心橙子不习惯...”

    “橙子是我们季家唯一的大小姐,你万一追不回她妈妈,以后季家的这些交际还不是得落在橙子身上。”

    “妈~”您别给我泼冷水行不行,本来就心里没谱。

    “好好好,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和橙子说。”

    “爸爸你不用担心我,我自己愿意陪奶奶的。”

    季宴礼拿这祖孙俩没辙:“好,既然你想去那就和奶奶去玩吧。”

    车子缓缓驶进一座庄园,苏雪橙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的景色瞪大了眼睛:“这里?是我们家?”

    苏雪橙长大的苏城也是经济发达的城市,她认知里最有钱的人家也只是住着大大的别墅,直到看到她爸爸家里的这个豪华的庄园她才知道,别墅真的不算什么...

    “对啊,这里就是咱们家,你爸爸自己在外面住,橙子以后和爷爷奶奶住好不好?”

    “那我以后考北城的大学,放假了就回家住。”

    “橙子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车子在庄园里开了几分钟之后才停在宅子前,车子刚挺稳就有佣人迎过来打开车门,她看到苏雪橙只是愣了愣很快就低下头去不再看她。

    “先生、老夫人,你们回来了。”

    “管家呢,叫她过来见我。”

    “我去给您叫管家。”

    胡兰因牵着苏雪橙的手带她走进屋子,门口的玄关处整齐得摆放着拖鞋。

    “橙子,你先将就穿一下,一会儿奶奶叫人给你准备。”

    苏雪橙乖乖穿上拖鞋:“奶奶,我都可以的。”

    屋子里富丽堂皇,简直可以用雕梁画栋来形容,苏雪橙一下子就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也没人告诉我爸爸家里这么有钱呐!

    一个头发梳成矮髻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恭敬地对着胡兰因:“老夫人,您找我?”

    “你现在打个电话叫那几家品牌把今年最新款的礼服都送过来,要最小号的,现在就要。”

    “是。”管家看了看苏雪橙,眼神在她和季宴礼脸上转了一圈还是试探地开口,“这位小姐是?”

    “这是小姐,是宴礼的女儿。”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答案,管家还是没能抑制住自己脸上惊讶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