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暂未分类 > 我妈是带球跑旗袍美人 > 5、第 5 章 第(1/1)分页

5、第 5 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苏雪橙看着季宴礼在自己身前站定,他个子很高自己需要抬头看他。【喜孤文学】

    他和那张照片上的样子没什么变化,只是看起来成熟了很多。

    “你是我爸爸吗?”

    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她歪着头一双大眼睛看着他,眼中有世界上所有的纯净和美好。

    她脖子上挂着的玉佩他再熟悉不过,是他妈亲自交给他他又亲手给苏南乔戴上的,现在又好好地戴在他女儿身上。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和苏南乔的孩子是什么样子,当他看到苏雪橙才觉得自己的幻想居然变成了现实。

    季宴礼喉头一梗声音就带了些颤抖:“我是。”

    “我叫苏雪橙,我妈妈是苏南乔。”

    “我知道,我的孩子生母只可能是你妈妈。”

    如果他在这个世间有血脉,那一定来自苏南乔,这个女人不仅狠心甩了他还要骗他,自己带着孩子远走高飞。

    “你都不要拔一根我的头发去做个亲子鉴定吗?我看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苏雪橙拎起自己的辫子晃了晃,好像随时做好准备给他拔上几根头发。

    季宴礼被逗笑了,他拍了拍苏雪橙的脑袋:“不需要,你和我长得很像。”

    他的手骨节分明,手掌厚实且温暖,衣袖下露出一截手腕,手腕上带着一只手表,还有一根红绳,红绳上好像是一只...小金猴?

    苏雪橙突然就想起来小说里的那句描写“他的手腕上常年带着一串佛珠,细细的流苏垂在腕间...”。

    “你手腕上的佛珠呢?”她嘴比脑子快,等后悔的时候话都说出口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什么时候带过佛珠?”季宴礼眉头一皱,“你妈妈都是这么跟你说我的?”

    连佛珠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都出来了。

    苏雪橙挠了挠脸颊:“妈妈没有和我提过你,她说你出车祸...”

    她看了一眼季宴礼难看的脸色,死了二字硬是咽回肚子里。

    季宴礼听了之后气得后槽牙都要咬碎了,苏南乔这个女人,带着孩子跑了就算了,还和孩子说他死了。

    算了,这女人的性格他还能不了解吗?要是能从她嘴里听到他一句好话才是出了鬼。

    季宴礼很想张开手抱抱她,又害怕自己贸然的行为吓到孩子。

    他在苏雪橙身边坐下,眼中满是慈爱:“你这些年和妈妈住在哪里?你们过得好吗?”

    “我们住在苏城,和沈祈安的外公外婆是邻居。妈妈在我们那里的古镇上开了一家裁缝铺子,我身上的衣服就是妈妈亲手做的。”

    季宴礼看了一眼沈祈安,立刻就想通了为什么会是沈祈安带着苏雪橙来北城找他,沈祈安就在苏城外祖家。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惦记了十几年的人就在苏城,而她就和他的世家侄子做邻居。

    苏雪橙撑着手转了一圈向季宴礼炫耀自己的衣服,水手服短袖粉色背带裤,连袜子上都有一圈蕾丝边。

    “很漂亮。”

    她还是那么喜欢给人做衣服,以前给他做,现在给他们的女儿做。

    “是衣服漂亮还是我漂亮?”

    季宴礼很久没有应付过小女孩的撒娇,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一会儿他才斟酌着开口:“衣服漂亮,你更漂亮。”

    “那是,我妈妈是最漂亮的,我可是她的女儿。”

    苏雪橙扬着下巴满脸骄傲,她还从来没见过比妈妈更漂亮的人呢。

    “可是,你长得更像我。”

    季宴礼故意逗她,谁想到苏雪橙居然托着下巴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你是妈妈所有追求者里面长得最帅、身材最好、最有钱的,勉强配得上她吧。”

    苏雪橙很庆幸她老爸是个大大大帅哥,如果他很丑而她又遗传了他的长相,她一定会每天都要骂老天爷不公平。

    这下轮到季宴礼笑不出来了,这该死的女人带着孩子竟然还有那么多追求者,偏偏他对这个女人的魅力最是心知肚明。

    他也从苏雪橙的话里面听出来这么多年苏雪橙应该是没有结婚,是一个人在带孩子。

    只是她一个女人独自带着个女儿,应该是吃尽了苦吧。

    “你们两个怎么来的北城?”

    “我骗妈妈说我要去沈祈安外公外婆的乡下老宅住几天,然后就呵他一起跑来北城找你。”

    听到苏雪橙和沈祈安两个人是自己来的北城,季宴礼面色一凛:“胡闹,你们两个小孩子怎么敢自己从苏城到北城。”

    沈祈安正襟危坐:“季叔叔,我叫了丁叔来机场接我们,回北城的航班我很熟,我会保护好橙子的。”

    季宴礼还是第一次听到沈祈安这个小子一次性说那么长的一句话,以前见他都是个闷葫芦。

    “对啊,他经常坐飞机来北城,一路上都是他照顾我呢。”

    “下次还是要有大人陪同。”

    “哦,知道了。”苏雪橙虽然爱玩,却是个听话的孩子。

    “乖。”

    季宴礼看着她毛茸茸的脑袋忍不住又抬手在她头顶摸了摸,那手感就像在摸家里的那只猫。

    苏雪橙一点都没躲,她还挺享受这种被摸脑袋的感觉呢。

    就在父女二人逐渐生出温情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何竞抱着一箱子零食走了进来。

    他轻手轻脚的脸上带着笑:“总裁,我给小橙子拿了一点零食,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就每样都拿了一点。”

    “谢谢你哥哥,我不挑的。”

    苏雪橙甜甜道谢,何竞听了露出一个傻笑:嘿嘿,她叫我哥哥诶~

    季宴礼看何竞那个傻样抬眼瞥了他一眼,何竞立刻做了一个闭嘴的姿势。

    “橙子~橙子~接电话啦~”

    苏雪橙甜美的声音响起,这是她给自己录的来电铃声,她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屏幕上赫然是“大美女”三个字。

    “快都别发出声音,妈妈给我打电话了!”

    苏雪橙深呼吸一口气,确定所有人都安静了才接通苏南乔的电话。

    “喂,妈妈。”

    “喂,橙子,你在做什么呢?这么久才接电话。”

    电话里传来苏南乔温柔的声音,时隔十五年再次听到她熟悉的声音,季宴礼垂下眸子,摸了摸手腕上的红绳。

    “我在玩呢。”

    “不准去危险的地方,尤其是水边,听见没有?”

    “听见啦。”

    “要听话,别给外公外婆添麻烦知道吗?”

    “知道知道。”

    “南乔,你帮我拿一下...”电话里传来一个模糊的男人的声音。

    然后苏南乔的声音走远了几秒。

    苏雪橙偷偷瞄着季宴礼面无表情的脸非常识趣地问了一句:“妈妈,你和谁在一起呐?”

    “店里的锁坏了,你程叔叔帮我换个锁。”

    “好了我不和你说了,记得要听话啊。”

    “嘟嘟嘟~”

    “哈哈、挂了。”苏雪橙握紧了手机尬笑两声,几乎不敢直视季宴礼的眼睛,“程叔叔就是妈妈的朋友,他来给妈妈帮忙。”

    “他在追求南乔阿姨。”一旁的沈祈安及时补充。

    “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是你妈妈的自由。”

    季宴礼双手环胸往沙发上一靠,嘴上说着苏南乔有恋爱的自由,其实屋子里的人都看出来他此时此刻醋坛子都打翻了。

    “你吃醋了?”

    可惜他的宝贝女儿不给面子,凑过来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小孩子懂什么。”

    苏雪橙不服:“我都十五岁了,我们班上都有人谈恋爱了,只有大人才觉得我们是小孩。”

    季宴礼怀疑的视线立刻在苏雪橙和沈祈安两个人之间溜了一遍。

    苏雪橙的眼神清澈中带着愚蠢,季宴礼放心了,起码她没有这个心思。

    至于沈祁安这个小子,不敢回应他的视线,心里一定有鬼。

    “橙子,男人最会骗人了,尤其是长得好看的,你要是有喜欢的男生一定要告诉爸爸,爸爸给你把关。”

    话说出口季宴礼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这么顺畅地就代入了一个拥有青春期女儿的父亲的角色。

    “长得好看的男人最会骗人,所以你骗了妈妈?”

    季宴礼一怔马上又回过神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妈妈?”

    “妈妈的日记里写了,你有了未婚妻还和妈妈谈恋爱,你还说会和妈妈结婚。”

    苏雪橙这才想起来她见到季宴礼还要好好质问他为什么欺骗苏南乔女士,她那么好。

    男人最怕的事情莫过于在自己的女儿面前信誉崩塌,骄傲强大如季宴礼也不例外。

    他神色紧张地解释:“橙子,你听我解释,那个未婚妻就是长辈的一句玩笑话不算数的,我只爱你妈妈。”

    苏雪橙刚要说话,门砰的一声被打开。

    一个身穿白色套装的老太太推门进来,她墨镜遮住半张脸看不清长相,头发白了一半却没有染黑只是烫了一个时髦的卷发。

    是一个精致且随性的老太太。

    “季宴礼你都四十了还不结婚,叫你去相亲你又装死、”

    老太太的话在看到苏雪橙的长相后戛然而止,她拿下墨镜仔细打量了一番苏雪橙。

    她看向季宴礼,眼中有三分怀疑三分震惊:“她是谁?不能是你爸在外面的私生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