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暂未分类 > 我妈是带球跑旗袍美人 > 7、第 7 章 第(1/1)分页

7、第 7 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原来是先生的女儿。【凌瑶书屋】”管家对着苏雪橙微微躬身,“小姐您好,我是季宅的管家,我姓王。”

    “王管家你好,我叫苏雪橙。”

    “管家,叫人去拿点吃的,水果零食都准备一点,没有的就现在叫人去买。”

    “好的,老夫人。”

    苏雪橙看她奶奶指挥人给她拿这拿那的有点受宠若惊:“奶奶不用,妈妈不让我吃零食,我吃太多甜的会牙疼。”

    “那不能吃零食就吃水果,喜欢吃什么直接说,这是你自己家。”

    “算了他们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奶奶陪你去看看你自己挑。”胡兰因一拍大腿不由分说拉着苏雪橙就往厨房那边走。

    冰箱一打开里面的水果琳琅满目,看品相都知道价格应该很贵。

    “吃荔枝好不好?还是吃杨梅?西瓜?哈密瓜?”

    胡兰因根本不给苏雪橙拒绝的机会,愣是每样都拿了一点,一旁候着的佣人很快就抱了满怀。

    “去把这些洗了。”

    “好的,老夫人。”

    苏雪橙从小跟着苏南乔,大多数时候苏南乔都会让她自己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像这样事事都有人等在手边帮着做的还是很不习惯。

    “奶奶,我自己来洗吧。”

    胡兰因也看出来苏雪橙的拘谨,搂着她回到沙发坐下:“没事儿,这些是他们的工作,直接交给他们去做。”

    季宴礼看回来好一会儿都不见季兴华的人问道:“妈,爸人呢?”

    他一提胡兰因才想起来孩子她爷爷不在:“你快给他打电话,这孙女回家他个做爷爷的也不知道去哪玩了。”

    季兴华当年生了一场大病之后看季宴礼手段日渐老练就放心地退休了,平日里就出门和老伙计们喝喝茶打打高尔夫下下棋,商场上的事是彻底放手了。

    和季宴礼斗气了好些年都没能让他结婚生子,他干脆也不管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季宴礼给季兴华打了电话才知道他出去和朋友打高尔夫了,季宴礼让他赶紧回家,他虽不耐烦却也答应了。

    “爸说他现在就回来。”

    “别管你爸了,我带橙子去选个房间,收拾一下给橙子住。”

    季宴礼站起来跟了上去:“我一起去。”

    直到胡兰因带着苏雪橙进了电梯,她才反应过来这个家居然是有电梯的,电梯?!

    电梯停在了四楼,胡兰因搂着苏雪橙:“走,橙子,跟奶奶去看看房间。”

    “这四楼平时没人住以后就给橙子住,到时候奶奶叫人按照你的喜好重新装修。”

    苏雪橙看着眼前巨大的客厅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她在苏城的家居然连这个客厅的一半都没有...

    “奶奶,太大了,我就一个房间就行了。”

    “不大不大,爷爷奶奶住二楼,你爸住三楼,你以后住四楼。”胡兰因打量了一下次卧,对这个房间明显不太满意,“这个朝向不够好,到时候打通了给你做衣帽间。”

    “五楼还有私人影院和泳池,以后也留给你玩。”

    听着自己妈是越说越来劲,季宴礼赶紧制止:“妈,橙子还小呢,现在不用说这些。”

    更何况苏南乔也不会让他带走橙子,他已经做好了等橙子上大学才能回季家的心理准备。

    他刚说完就被胡兰因瞪了一眼:“怎么不用,以后这家里家外的不都是留给橙子的。”

    胡兰因捏了捏苏雪橙的脸蛋:“一切交给奶奶,橙子就等着住进来就行了。”

    “奶奶,你对我真好。”苏雪橙心里感动,立刻就一把抱住胡兰因。

    苏雪橙十五岁了,个子和胡兰因差不多,胡兰因被她这么一撞往后退了两步。

    她抬手也抱住苏雪橙:“你这孩子,奶奶这一把老骨头可经不住你这么抱。”

    “那我下次轻一点嘿嘿。”

    季宴礼看她被苏南乔教得这么好,笑着揉了揉苏雪橙的脑袋。

    就在他们几个在家里四处转转的功夫,季兴华从外面赶了回来。

    “老爷,您回来了。”

    听到声音的三个人一起回过头,季兴华走进客厅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三张不同年龄却长得各有相似的脸一起看向他。

    “这谁家闺女和你小子长得这么像呢?”季兴华背着手走过来,刚走几步觉得不对劲又停了下来,“该不会是小苏那个姑娘给你生的吧?”

    季宴礼也有点意外自己爸居然这么快就反应过来:“您怎么知道?”他当年还没有来得及告诉父母苏南乔怀孕的消息两个人就分手了。

    季兴华回想起来也觉得不可思议:“我当年生病那会儿梦到过一个女娃娃叫我爷爷,跟你小时候穿裙子那个照片一模一样。”

    “我以为是我想孙女想疯了,加上后来你和那姑娘分手了,就没和你提过。”

    “爷爷,你好,我是橙子。”

    季兴华一下子有了那么大一个大孙女,心里惊喜多过惊讶,听到苏雪橙甜甜地叫他爷爷,他激动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摆,最后还是抬起手拍了拍苏雪橙的脑袋:“诶,好孩子,这名字起得好啊,心想事成。”

    “爷爷,我想看爸爸小时候穿裙子的照片。”

    “咳咳、”宴礼听了立刻握拳假咳了两声,“橙子,那个照片年代久了已经弄丢了。”

    “没丢没丢,爷爷收着呢。”

    季兴华根本不管季宴礼跟他使眼色,兴冲冲地站起来回房间去拿相册了。

    厚厚的相册,泛黄的老照片,苏雪橙看着照片上只有两三岁的季宴礼穿着公主裙,头顶上扎着小揪揪,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个小男孩。

    “你爸小时候漂亮得就像个女孩子,从小屁股后面就跟一群姑娘。”

    翻着翻着,苏雪橙视线落在一张照片上,和那张苏南乔保存的合照显然是同一天拍的,只是姿势不同。

    照片上的少男少女,青春而热烈。

    苏雪橙从自己的小包里拿出苏南乔的笔记本,从封面夹层里抽出了那张照片递到季宴礼面前。

    “爸爸,给。”

    季宴礼看到照片的瞬间眼眶一酸,他颤抖着手接过照片。

    “这个是妈妈的笔记本,我就是看了这个才来找你的。”

    季宴礼接过笔记本,上面是熟悉的字体,苏南乔的字和她的人一样,看似娟秀笔锋却很重。

    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学校断电之后他偷偷翻墙去网吧,看到墙上趴着个笨拙的女生,他突然就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吓了她一下,谁知道她被吓得直接掉了下来,还是他反应快上前一步接住了她。

    他们恋爱的每一个细节苏南乔都记了下来,快要分手的那段时间笔记内容明显减少了,最后停在苏雪橙出生的那天。

    看完笔记季宴礼哑着嗓子开口:“我去一趟卫生间。”

    等他回来的时候苏雪橙看出来他洗过脸,但是眼眶的红却怎么也遮不住。

    “宴礼,过两天带橙子回去给小苏一个说法,我们季家的孩子一直在外面也不是个事儿。”

    苏雪橙听懂了季兴华的意思,她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爷爷,虽然我很喜欢这里,但是我还是要回苏城和妈妈过的。”妈妈只有她一个亲人,她不能离开妈妈的。

    说完了又害怕伤了爷爷奶奶和爸爸的心,苏雪橙赶紧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答应了奶奶,以后来北城上大学,到时候放假就来家里住。”

    季兴华听了不仅没生气反而很高兴:“好啊,不过这儿离学校可都有点远,橙子到时候去哪个大学爷爷就给你在那儿买个房子,咱不住学校受苦,还有车,喜欢什么车爷爷都给买。”

    季宴礼本来还在伤心着,听到季兴华的话顿时无语了,他记得自己上大学的时候不想住校他爸非要他去住校说不能搞特殊,不准开豪车说不能太张扬,到了宝贝孙女这里就是不能受住校那个苦...

    老两口一左一右坐在苏雪橙旁边和她说话,季宴礼这个当爸爸和儿子的只能一个人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苏雪橙长得漂亮嘴又甜,哄得老两口脸上的笑都没停过。

    这时候王管家走过来:“老夫人,衣服送过来了,要现在拿来给小姐挑吗?”

    “送进来吧。”

    “好的,老夫人。”

    王管家转身离开,很快就带着人进来了,是各个品牌的销售。

    她们穿着西装裙d,推着衣架,不用人吩咐就开始展示衣架上的衣服。

    “胡女士,这件是今年的秋冬高定...”

    胡兰因没说话只是挥了一下手,销售立刻心领神会开始展示下一件。

    “这件是时装周才发布的压轴款,国内限量只有三件...”

    苏雪橙看着她们一件一件展示礼服,而她奶奶只需要坐在沙发上挥挥手,觉得好像在演电视剧一样。

    她悄悄拉了拉胡兰因的衣摆,胡兰因还以为她喜欢这件礼服,抬手示意她们停下。

    “怎么了,橙子喜欢这一件?”

    苏雪橙摇摇头,然后凑到胡兰因耳边小声问了一句:“奶奶,你看过《公主小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