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暂未分类 > 我妈是带球跑旗袍美人 > 20-30 第(1/6)分页

20-30 第(1/6)分页

 推荐阅读:
    21  ? 第 21 章

    ◎我今天来找你们是想和你说说把我家季子成过继给宴礼的事情◎

    “年轻的时候气性大, 这么多年也该散了。【若烟阁】他人不错,那么大一个企业的老总,逢年过节都来看我, 有一年我公司遇到点危机也是他出手相助, 看得出来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你是说他一直来看您?”

    “是啊, 你走了以后他来找过几回都没有任何消息就放弃了, 后面就经常来看我。”古蕴拍拍苏南乔的手,“别因为一时的冲动错过了真正对你好的人。”

    苏南乔心里乱极了:“老师, 我知道了, 我会好好考虑的。”

    “好, 哪天有空我叫上你师兄师姐他们我们好好聚一聚,你回来了他们一定很高兴。”

    提到当年对她多有照顾的师兄师姐,苏南乔也很是想念, 她点点头:“老师您安排好时间,我随叫随到。”

    和老师寒暄之后苏南乔就离开了,楼下季宴礼就坐在车里等她, 他腿上还放着平板显然等待的时间他还抽空处理了工作。

    苏南乔刚要走过去就看到一个穿着v领吊带长裙的女人扭着腰走到车窗边, 弯腰对着季宴礼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帅哥, 有空一起喝杯咖啡吗?”

    女人弯着腰展示自己傲人的身材, 她在楼上观察很久了,这个开着宾利的男人已经在楼下停了有一会儿了,靠近一看果然英俊非凡, 手腕上带着的手表少说几百万。

    这样极品的男人, 她势在必得,就算没什么发展, 能共度一夜也赚了。

    季宴礼瞥了一眼女人搭在车窗上的手, 抬手就按下按钮升起了车窗, 连一丝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女人眼疾手快抽回了手:“你!”

    她气得在原地跺了跺脚:“长得帅又有钱又怎么样,真没品。”

    她对着车窗理了理头发就打算离开,一转身就看到苏南乔走过来的身影。

    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苏南乔,眼中露出一丝惊艳,她看到苏南乔走向车子干脆就站在一旁不走了,不知是看热闹还是出于好心提醒:“这男人极品是极品,就是太没风度了。”

    苏南乔还没来得及说话车门就从里面打开了,季宴礼下车站定极其自然地从苏南乔手中接过她的包:“乔乔,事都办好了?”

    “嗯,你就等了。”

    “不久。”

    季宴礼揽着苏南乔的腰将她带到副驾驶,贴心地帮她打开车门。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女人这下看出来了他们原来是一对,她无语地狠狠翻了一个白眼扭头就走。

    再不走她就要尴尬地抠烂鞋底了。

    “你”苏南乔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她想问问季宴礼关于老师的事情。

    “什么?”

    苏南乔摇摇头:“没什么,你要是忙的话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的。”

    “没什么要紧事要我亲自去的。”

    “可是你最近为了橙子已经很少去公司了。”

    季宴礼驾驶车子上了路:“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人没了我也照样转。”

    “你要去哪?这不是回家的方向。”

    “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我们找个地方先吃午饭。”

    “可是伯母和橙子还在家等我们呢。”苏南乔手指搅在一起,她现在有点不知道怎么和季宴礼单独相处。

    “放心,我已经和她们说过了。”

    季宴礼刚刚听何竞汇报工作的功夫让他定了一家适合约会的餐厅又打电话告诉家里的老母亲和女儿表示自己中午要约会不回家,祖孙二人自然是一万个同意,让他们好好约会不用着急回家。

    “还是改天吧,我想回家。”

    季宴礼看她低着头还以为她遇到什么难过的事情,不免有些担忧:“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没什么,我就是有点累了想回家休息。”

    季宴礼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行,那我们回家。”

    他切换了路线,在前面的路口掉头往季宅的方向走。

    他们到家的时候家里正准备吃午饭,苏雪橙看到他们两一前一后的身影还有些好奇。

    “不是说去约会吗?怎么回来啦。”

    “妈妈有点累,我们就先回来了。”

    苏雪橙听了难掩脸上的失望:“好吧,那下次一定要补回来哦。”

    “对了,爷爷钓了一条这么大的鱼。”苏雪橙张开双手比划着,“奶奶说要做剁椒鱼头吃。”

    季宴礼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到吃的就来劲,小馋猫。”

    “嘿嘿。”

    季宴礼和苏南乔上楼了,苏雪橙一个人在客厅里抱着桃桃看小说等着吃饭,突然一个人影走到她旁边站定。

    苏雪橙还以为是她妈妈转过头刚准备说话就看到一张陌生的女人的脸。

    那是一个穿着很华丽的老太太,头发染成浓黑,穿了一条墨绿色的裙子,脖子上的珍珠项链闪着莹润的光泽。

    “你、你是谁啊?”

    站在一旁的王管家立刻为苏雪橙介绍来人:“小姐,这位是姑奶奶,是老爷的亲妹妹。”

    苏雪橙从沙发上爬起来:“小姑奶,你好,初次见面,我是苏雪橙。”

    季美华坐到沙发上摆弄着自己的指甲看都没看苏雪橙一眼:“你就是宴礼从外面带回来的野孩子?”

    苏雪橙脸上的笑容一僵,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看出来了,这个小姑奶对她的恶意很大。

    “王管家,去给我泡杯茶。”

    “您稍等。”

    王管家离开后整个客厅就只有苏雪橙和季美华两个人,苏雪橙抱着桃桃坐在沙发上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它的毛。

    “脏死了,养这个畜生做什么。”

    “它不脏!”苏雪橙气呼呼地看着季美华反驳道。

    “喵呜!”

    桃桃似乎也听懂了季美华在骂它,“喵呜”一声就跳下来在她的衣服上连抓了好几下跳回苏雪橙怀里。

    “快把这个死猫扔出去,把我的衣服都抓坏了!”

    “季美华你在我家吵什么吵?要吵回你家吵去。”

    胡兰因听到佣人说季美华来了本来想躲一会儿,谁知道这个疯子在客厅就开始吵吵嚷嚷的。

    季美华看到胡兰因立刻就扯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嫂子,你看看这丫头养的猫给我衣服抓的,我这可是才买的高定。”

    “猫是宴礼养的,衣服叫他赔。”

    季美华脸上笑容一僵很快又恢复如初:“我二哥还有宴礼人呢?”

    胡兰因没理她,对着苏雪橙招招手:“橙子,到奶奶这里来。”

    “奶奶。”

    苏雪橙噘着嘴委屈巴巴地坐到胡兰因身边,她回到季家之后碰到对她怀有恶意的人,季美华是第一个。

    季宴礼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季美华还有点意外:“姑姑你怎么来了?”

    “宴礼啊,我这不是听说你家里来了个孩子就来看看,我担心你被什么别有用心的女人给骗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女人虽然是你以前的女朋友,谁知道这么多年做什么去了,随便弄个孩子就说是你的女儿。”

    季美华当着季宴礼和胡兰因的面也丝毫不遮掩她对苏雪橙的厌恶。

    季宴礼皱着眉头拦住了随时要发火的胡兰因。

    “姑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替别人养女儿?”

    “这不是没有可能啊,万一是那女人怀了别人的野种计划好了要来季家骗钱呢。”

    苏雪橙听了这话气得鼻子一酸就掉下两行泪来,给胡兰因心疼得立刻把她搂在怀里哄。

    季宴礼声音隐含怒气:“姑姑,请你、”

    “哪来的疯子大中午的在这儿放狗屁?”

    一道火爆的女声传来,几个人循声看过去,苏南乔穿着浅色家居服头发随意窝在头顶,漂亮的眸子却要冒出火来。

    “我女儿是不是季家的孩子,季宴礼心里清楚,亲子鉴定也清清楚楚,要你在这里编排?也不怕嘴里生烂疮。”

    季美华这辈子哪里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她气得哆哆嗦嗦站起来:“你你你、你这个没教养的女人。”

    苏南乔才不让着她:“你有教养,你有教养在这里说三道四、难弄是非?”

    季宴礼走过去搂着她给她拍后背让她别生气。

    季美华一句话被堵了回去,她眼尖看到从后院回来的季兴华就好似看到了救兵,赶紧呼号着跑了过去:“大哥,你看宴礼找的这个女人,她现在敢骂我以后就敢骂你和嫂子,这种人养出来的孩子怎么能进季家的门。”

    季兴华白了她一眼:“你是什么人我能不清楚?人骂你也是你找骂。”

    他这个妹妹一辈子骄纵惯了,脾气差还脑子不好,季兴华对她的德行最是了解。

    季美华不乐意了:“二哥,你怎么能向着外人呢?我们才是一家人。”

    “你都成家多少年了?有事就说,没事就回去吧,我不留你吃饭了。”季兴华也懒得跟她啰嗦,这本来今天钓到大鱼被孙女吹捧得正开心呢,没一会儿老婆和儿媳妇被气不轻,孙女被欺负哭了。

    “二哥我今天来找你们是想和你说说把我家季子成过继给宴礼的事情,宴礼也老大不小了该有个继承人了。”

    季兴华听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看不见还是听不清?我那么大个孙女你没看见,过继什么过继。”

    季美华轻嗤了一声:“她个女孩怎么跟我家子成比,这么大家业没儿子怎么行?”

    “滚滚滚,我们家生儿生女都一样,再说了就算想要儿子,宴礼和南乔不能生?你家那笨小子,白送给我我都不要。”

    “你上次都答应我了,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的?”

    “就上回你过生日,我说要把子成过继给宴礼你没反对,这不就是答应了。”

    季兴华简直被气笑了,眼前这个人要不是自己亲妹妹,她现在就得被自己揍上两拳。

    他坐在沙发上对苏雪橙使了个眼色,然后在苏雪橙疑惑的眼神中捂着心口满脸痛苦地瘫倒在沙发上:“诶呦,诶呦~”

    苏雪橙惊叫一声扑过去扶着他:“爷爷!你怎么了!”

    季兴华看橙子好像被吓到了不像演戏,赶紧睁开一只眼对她挤了个眼神然后又闭上眼开始哼哼。

    作者有话说: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自作多情的人还怪多的。

    季宴礼:没孩子遭人惦记,有孩子还遭人惦记

    22  ? 第 22 章

    ◎这得看妈妈想不想要二胎。◎

    “老季!”

    “爸!”

    “伯父!”

    季兴华多年前就生过大病, 他的身体在这个家本就是头等大事,看他捂着心口倒下所有人都慌了。

    苏雪橙看到她爷爷跟她挤了两下眼睛顿时反应过来原来刚刚那个眼神是要她配合演戏的意思。

    “爷爷你怎么啦,你不要吓我, 呜呜呜~”

    苏雪橙扑通一声跪到季兴华脚边开始哭, 那模样吓得季美华都不敢上前去查看。

    “二哥, 你没事吧?”

    “快点叫司机把车开过来, 去医院。”

    季美华一听要送去医院赶紧拎起包就要跑路:“那个、我、我有事就先走了,这不关我事啊。”要是她二哥被她气出个三长两短来, 她肯定会被胡兰因给撕了, 季美华想想都害怕只能立刻开溜。

    等季美华人没影了, 季兴华才睁开眼坐直了身子:“她走了没有?”

    季宴礼都打算出去催司机了就看到季兴华面色如常地做起来:“爸,你没事?”

    “老季你怎么样了?心口还疼不疼?”

    胡兰因也被搞懵了,看着季兴华没事却还是心有余悸。

    “你们不用担心, 爷爷刚刚是演的。”

    “哈哈哈哈~”季兴华笑着拍大腿,“我没事,刚刚只是演戏, 你看她这不是走了。”

    胡兰因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你吓死人了!”

    季宴礼也埋怨他:“爸, 这种玩笑怎么能乱开呢。”他见过父亲浑身插着管子躺在重症监护室的样子, 自然是后怕。

    “诶呀没事儿, 我这不好好的,每天吃喝玩乐还有的活呢。”

    季兴华看得出来他们有些被自己吓到了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好了好了,咱们吃饭。”

    吃午饭的时候苏雪橙照常坐在二老中间, 对面坐着季宴礼和苏雪橙。

    “爷爷, 刚刚姑奶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没有我你们是不是就要从亲戚家里过继一个小孩?”

    季兴华摆摆手:“没有的事,你爸年纪轻轻的我们过继孩子做什么。”

    “那要是我没有回家, 爸爸也没有结婚怎么办?”

    “就算过继也是过继你大爷爷家的孩子, 谁要她家的。”胡兰因剥了一只虾塞进苏雪橙嘴里, “一个个又笨又不听话,送给我当孙子我都害怕把我气死。”

    “那奶奶你们会想要孙子吗?”

    “橙子,好好吃饭。”苏南乔听到苏雪橙的话叫了她的名字让她别乱说话。

    胡兰因一点也没生气:“爸爸妈妈想要孩子我们就要,他们不愿意生我们就你一个就行了。”

    她是独生女从小就受尽宠爱,自然没有一些人家那种一定要有个男丁来继承家业的想法。

    “这得看妈妈想不想要二胎。”

    季宴礼话刚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苏南乔身上。

    苏南乔面上露出一抹笑:“暂时还么想到这么远的事情呢。”

    她表面笑吟吟的,桌子底下的手却已经要把季宴礼的大腿掐烂了。

    季宴礼绷直了身子,大腿内侧最薄的一块皮肉被掐着,他几乎保持不了脸上的平静。

    他一根一根掰开苏南乔的手指然后把手握在手心,大腿尖锐的疼痛才稍稍缓解。

    “还是不要二胎了,有橙子就够了。”

    “嘿嘿~”

    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小姑娘,家人给她全部的爱和关注,苏雪橙当然是很开心,她现在还不想有一个和她同样血脉的人来分她的宠爱呢。

    “宴礼的生日大哥家不方便来,找个时间我们两家一起聚聚。”

    “好啊。”

    苏雪橙一边吃饭一边听着大人聊天,她有点好奇这个大爷爷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为什么会不方便出席她爸爸的生日宴呢。

    几天后,苏雪橙就见到了这传闻中的大爷爷一家。

    在一处山间庭院里,有一家私房菜,传闻厨师祖上是御厨,能知道这样一个地方的都是非富即贵。

    苏雪橙被胡兰因牵着手走进来还好奇地到处张望,这里实在不像是吃饭的地方,更像是有钱人家的私人庭院。

    “几位里边请。”

    一个穿着浅色制服的服务员带着他们来到一个包间门口为他们打开门:“请。”

    房门打开,苏雪橙和屋子里的人就这样对上了视线。

    里面大大小小十几号人,无一例外都是相貌出众,坐在上首的男子两鬓斑白,长得和季兴华倒是不太像,眉眼之间透着一股威严,他身边的老太太气质优雅,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

    男人看到他们一家露出温和的笑:“都来了,快来坐。”

    “大伯、大伯母,这是我女儿橙子,这是橙子妈妈南乔。”

    “橙子,叫人。”

    苏雪橙乖乖地开口:“大爷爷、大奶奶,我是橙子。”

    老太太看着苏雪橙和苏南乔点点头:“好好,你啊让你爸妈操碎了心,现在总算是圆满了。”

    她对着苏雪橙招招手:“橙子过来,给大奶奶看看。”

    苏雪橙走到她身边被她握住了手,暖暖的。

    “跟你爸爸长得真像。”

    “来,我来给你介绍介绍。”

    苏雪橙跟着老太太一一叫人,大伯父夫妻和两个双胞胎堂哥、姑姑夫妻和表哥、小叔夫妻和堂弟。

    她原来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儿。

    “二哥真是好福气,居然生的是女儿。”

    小叔笑着开口,苏雪橙看着他的脸眼睛都挪不开。

    季明义摸了摸脸:“怎么了橙子,你也觉得我比你爸帅?”

    “小叔,我好像在电视上见过你。”苏雪橙说完还点点头表示肯定,“但是我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了。”

    “我猜应该是什么外交部的发言之类的?”

    经他这么一提醒,苏雪橙立刻就想起来了:“对对对,小叔你是!”

    “你在网上超级火的。”

    去年年底季明义有一段回答外国记者的发言态度强硬、用词严谨、铿锵有力,加上他生得英俊儒雅,那段视频在网上爆火,很多网友都对着他喊老公。

    季明义笑笑没把苏雪橙的话当回事:“看来我们家第一个被橙子认识的是我。”

    “好了好了,三十多了没个正形,既然人到齐了就吃饭吧。”

    比起那个见过一面特别难搞的姑奶,大爷爷一家人显然要温和得多,他们会和苏雪橙聊起她小时候的事情却不会质疑她和妈妈的来历,也不会居高临下地评价她的生活,只是一顿饭的功夫,苏雪橙就喜欢上了他们,还成功地和哥哥们加上了微信被拉进了他们的群里。

    回去的路上苏雪橙兴致勃勃地拆着家里人给她送的礼物。

    “奶奶,小叔叔好厉害。”她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接触到这样高度的人呢。

    “你小叔啊,那才刚开始呢。”

    苏雪橙瞪大双眼:“小叔才是刚开始?”

    “你猜猜大爷爷、大伯和姑姑是什么人?”

    “是什么人?”

    胡兰因在她耳边说了几个名字让她自己去搜,苏雪橙拿出手机输入季振华三个字。

    第一条就是他的百科,苏雪橙点进去一字一句看,看着看着就猛地咳了几声。

    “大爷爷他、他?”每天七点钟播的那个节目里会念到的名字今天和她在一个桌子上吃饭。

    胡兰因用眼神示意她:“继续搜。”

    苏雪橙拿着手机继续搜,大伯是北城如今的一把手,姑姑是少年班毕业如今是航天总师,小叔当年是文科状元

    她哭丧着脸:“奶奶,如果我不考上清大或北大,是不是就拖这个家的后腿了啊。”

    胡兰因认真思考了一番得出结论:“虽然不考上也没有关系,但是确实是你说的那样。”

    “”苏雪橙顿时觉得手里那些琳琅满目的礼物都不香了,“还让不让人活了呀。”

    坐在副驾驶的季兴华回过头:“怕什么,考不上爷爷给你捐个实验室,大学想念哪个念哪个。”

    “爷爷!”苏雪橙气咻咻地看着季兴华握紧拳头发誓,“我苏雪橙不吃馒头争口气,怎么能让家里花钱让我上大学,说出去我脸往哪搁?你们的脸往哪搁?”

    “奶奶相信你!”

    苏雪橙一头埋进胡兰因怀里哀嚎:“家里都是学霸的氛围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