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暂未分类 > 我妈是带球跑旗袍美人 > 19、第19章 第(1/1)分页

19、第19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19  ? 第 19 章

    ◎放心吧,我会配合你好好演戏的◎

    彩色的碎片洒了满头满身, 苏雪橙看着眼前的大阵仗,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两下。【子归文学网】

    “老爸,爷爷奶奶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我们只是回家而已啊, 怎么还有红毯呢。”

    季宴礼拍了拍头发上的彩带:“我怎么知道你爷爷奶奶怎么想的。”

    “我们能进去了吗, 我尴尬得能一比一抠出个庄园。”

    苏南乔感受着两队人“直勾勾”的注视, 只想着立刻逃离。

    季宴礼大手一挥搂着苏南乔和苏雪橙走上红毯:“走,进屋。”

    “爷爷、奶奶~我们回来啦~”

    苏雪橙一路小跑着进屋, 胡兰因听到她的声音远远地就过来迎她。

    “诶呀橙子, 我的宝贝孙女, 终于回家了。”

    “奶奶,我好想你。”

    “奶妈也想橙子,橙子以后天天和奶奶在一起。”

    季宴礼牵着苏南乔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祖孙俩抱在一起黏黏糊糊, 他一脸无奈:“妈,你这才和橙子分开几天,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胡兰因白了他一眼走上前拉过苏南乔, “南乔啊, 路上辛苦了吧。”

    “伯母我不累。”

    “今天叫家里厨师多准备点你和橙子爱吃的, 我们一家人好好吃一顿饭。”

    “好, 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胡兰因拉着苏南乔和苏雪橙就往楼上走,“走,带你们看看房间, 里面所有的东西我都叫人换过了, 要是不喜欢就重新装修一下。”

    苏雪橙是个小马屁精,立刻举手:“我相信奶奶的眼光。”

    “橙子最乖了, 走, 先去看看奶奶给你布置的房间。”

    胡兰因把四楼重新布置了一番, 所有的东西都是她和苏雪橙一起选的,现在的四楼一看就是小女孩的住处,处处透着可爱。

    “快看看这衣帽间,奶奶准备了好几天呢。”

    巨大的衣帽间,比苏雪橙在苏城住的房子还要大,里面按照颜色和长短各式各样的衣服摆得满满当当,还有一面墙摆的是名牌包。

    苏雪橙只是个小孩自然不懂其中的价值,不过她第一天来的时候就经历过一遭,现在看到什么都是轻车熟路。

    苏南乔对这些品牌可谓是如数家珍,这些都是各大奢侈品的当季新品,这么大的数量肯定是价值不菲,她知道这是孩子奶奶的心意也就没有说话。

    “橙子还不谢谢奶奶。”

    “谢谢奶奶~奶奶选的都好看。”

    胡兰因摸摸苏雪橙的脸蛋:“我们橙子这么漂亮,穿什么都好看。”

    卧室之前苏雪橙来北城的时候已经住过了,她离开之后每天都有人打扫。

    苏雪橙刚进卧室就看到大床中间摊着肚皮睡得正香的桃桃。

    “桃桃!”

    她扑到床上把脸埋在桃桃怀里吸了好几口:“桃桃,我想死你了。”

    “自从你回去之后,桃桃天天都要去你房间找你,没事就要在这儿睡觉。”

    “桃桃,没想到你这么惦记我,你最可爱了。”

    苏雪橙抓起桃桃的爪子和苏南乔打招呼:“妈妈你看,这是爸爸养的小猫咪,它叫桃桃,是我的妹妹。”

    苏南乔早在看到桃桃的第一眼就愣住了,桃桃和她当年和季宴礼一起养的那只猫几乎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桃桃一看就是只小猫,她几乎要以为桃桃就是它。

    可是,能有多少猫有幸能活十五六年呢。

    桃桃看到苏南乔就挣脱苏雪橙的怀抱,跑到苏南乔的脚边转悠,时不时地闻一闻。

    “喵呜~”

    苏南乔蹲下身子摸了摸桃桃柔软的毛发:“桃桃,你好漂亮。”

    “喵呜~”

    桃桃得意地竖起蓬松的大尾巴迈着妖娆的步子走出了房间。

    “既然看完了你的房间,我们再去看看妈妈的房间。”

    她们下到三楼,这楼的风格明显冷硬了许多,除了家具墙上的画都没有几幅。

    苏南乔看着眼前明显是男人的卧室欲言又止:“伯母、”

    她该怎么解释她和季宴礼现在不是那样的关系啊!住一起这叫什么事情啊!

    “怎么了?不喜欢?”胡兰因环顾一周面露嫌弃,“宴礼住的地方是比较冷淡,但是你住进来之后可以慢慢改。”

    苏南乔鼓足了勇气开口:“伯母,有一件事情、”

    就在苏南乔要将一切坦白的时候季宴礼出现在门口:“妈,我上次拍卖的那套紫翡翠的珠宝你放哪了?”

    “你找那个做什么?”

    “借花献佛送给乔乔做礼物,下次再给你补上。”

    胡兰因听了脸上立刻笑开了花:“不用补,那个紫色清透正好适合南乔,妈去给你拿,你们等着。”

    “橙子,去,陪奶奶一起,帮奶奶拿东西。”

    季宴礼拍了一下苏雪橙的脑袋,她应了一声立刻跟了上去。

    直到屋子里只剩两个人苏南乔才开口:“为什么不和伯母她们说清楚,我和你其实没有复合。”

    “不想让爸妈还有橙子担心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当给我留点面子好吗?”

    苏南乔低着头没说话。

    “你现在初来乍到的连个住的地方没有,就先在这里住着。等橙子开学我们就搬到市区,那时候你也安顿好了再出去住。”

    “暂住在这里倒是没什么,但是”这架势是得和季宴礼住在一个房间啊。

    季宴礼一眼就看懂了她的顾虑:“我可以睡沙发。”

    “那好吧。”苏南乔纠结了几秒,答应了。

    “爸妈和橙子都不知道这件事情,我们”

    苏南乔故作轻松道:“放心吧,我会配合你好好演戏的,就当是感谢你的投资了。”

    “那,合作愉快。”

    “嗯,合作愉快。”

    季宴礼拿来当幌子的那套紫翡翠珠宝最后还是到了苏南乔的手里。

    “伯母,这太贵重了,我真的不能要。”

    “收下收下,还有这对镯子,季和橙子戴的玉一块原石,今天也交给你。”

    这对玉镯苏南乔是真的不敢收了,她知道是季家传给儿媳妇的传家宝。

    “伯母,我真的不能要,您留着自己戴。”

    “这镯子配旗袍最好看,我那天在苏城瞧见你穿旗袍就想送给你了。”

    苏南乔为难地看着季宴礼,用眼神示意他赶紧说句话啊。

    季宴礼收到信号一把拿过玉镯戴到了她的手上:“皓腕凝霜雪,好看。”

    玻璃种满绿的翡翠镯子,戴在她手腕上发出莹润的光,苏南乔吓得一下子手都不知道怎么放。

    开玩笑,九位数的镯子,谁戴谁不迷糊。

    她凑到季宴礼耳边:“快帮我拿下来。”

    季宴礼也看出来她僵硬地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干脆也不逗她了,把镯子取下来放回盒子里然后塞到苏南乔手上。

    “妈给你了你就收着。”

    苏南乔手悄悄伸过去在季宴礼大腿上拧了一把,然后对着胡兰因笑着说道:“谢谢伯母,那镯子先放我这里,我帮您保管着。”

    胡兰因自然是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小动作,不过她一向不太管孩子们的私事,也就权当没看到。

    从刚刚就一直在忙活的季兴华拿着个名册走了过来:“来看看我这名单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季宴礼接过名单一头雾水:“这是什么?”

    “你下个月不是都四十了,本来说不大办就家里人吃饭,但是这橙子和南乔回来了,我和你妈就商量好了趁着你生日办个宴会,给大家介绍一下她们母女。”

    “这”季宴礼看了一眼苏南乔有些迟疑。

    “橙子九月份就开学了,我这不是怕她在学校受欺负么,我得让整个北城都知道橙子是我们季家的孩子。”

    季宴礼顾虑到苏南乔的感受没敢轻易答应,苏南乔倒是干脆地开口替他答应了。

    “伯父伯母,劳烦你们为橙子操心了,不过你们介绍橙子就行,我才刚回来不想这么高调。”

    “也行,你们都是大人了有自己的考虑。”

    胡兰因拿过册子翻了翻:“我们季家多少年没有办过喜事了,这回可得办得热闹一些。”

    “你们忙你们自己的,这事儿就交给我和你爸。”

    “南乔,这阵子我带你去见见家里交好的那些夫人们,多走动走动熟悉熟悉。”

    苏南乔听到这话有些不知所措,她扯了扯季宴礼的袖口。

    “妈,乔乔刚回来也要去见见以前的老师和朋友,还要筹备工作的事情,见你的那些老姐妹这件事就先往后搁一搁,交际什么的你多替我们操操心。”

    “行行行,那就以后再说。”胡兰因想了想也是,这也不是什么急事。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一家人坐在餐桌前,桌上菜品丰盛。

    胡兰因举起手中的酒杯:“为了庆祝我们一家人团聚,我们喝一杯~”

    “干杯~”

    苏雪橙喝的是葡萄汁,也像模像样地用高脚杯和大人们碰了一杯。

    “庆祝苏雪橙大朋友以后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干杯~”

    季兴华今天难得能敞开来喝酒,也有点上头:“那也要庆祝爷爷和奶奶以后就有聪明可爱的宝贝大孙女!”

    “都干杯!”

    季宴礼虽没怎么说话,酒却一杯一杯喝了不少,最后都脸上带着薄红,眼神都有些飘了。

    苏南乔担心他喝多了劝他:“别喝了。”

    “没关系,今天难得高兴。”

    季宴礼举起酒杯将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伸手想去拿桌上的瓶子,却被苏南乔一把按住。

    “你真的不能再喝了。”

    季宴礼甩了甩头暂时恢复了一丝清明,他点点头:“好,不喝了。”

    胡兰因看吃得差不多了干脆挥挥手:“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都去休息吧,我叫人给你们熬点醒酒汤,不然明天这头可有的疼。”

    “南乔,劳烦你把宴礼给扶到楼上。”

    苏南乔看了看喝得有些迷糊的季宴礼无奈只能答应:“好的,伯母。”

    季兴华喝得没那么多,还能自己站起来,他推开来扶他的佣人的手:“我不要你们扶,橙子,我要我孙女扶我。”

    苏雪橙一溜烟跑过去挽着季兴华的手臂:“爷爷,我扶你。”

    “好,橙子扶我回房间。”

    苏南乔指了个站在旁边的佣人:“你帮我把他扶回房间吧。”

    “好的,夫人。”

    苏南乔和那个人一左一右撑起季宴礼,刚进了电梯季宴礼就收回被佣人扶着的手臂:“你不用上去。”

    佣人退出电梯:“好的,先生。”

    醉酒的男人沉重得很,苏南乔觉得好像一块巨石压在她的肩膀上:“你好重啊。”

    “乔乔,我好想你。”

    “我知道,你先站起来自己走几步好吗,我真的扛不动你。”

    季宴礼趴在她肩膀上好一会儿才理解她的话,然后听话地支起上半身:“好,我自己走。”

    苏南乔架着他摇摇晃晃地走回卧室,到了床边喝醉的男人往床上一瘫,她才觉得自己才活过来。

    “重死了。”苏南乔也躺在床上,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喂,季宴礼。”苏南乔推了推他却没有得到一丝一毫的反应,“你要不要洗漱了再睡啊?”

    得到的是男人均匀的呼吸声。

    “算了,你不洗我洗。”她就刚刚这一会儿已经浑身都黏糊糊的。

    季宴礼的衣帽间里面现在一半都是她的衣服,她随手拿了一件睡衣就去洗澡了。

    等她洗完澡出来床上的男人还是睡得不省人事,连姿势都没换一个。

    苏南乔走过去在他腿上狠狠拍了一下:“不是说睡沙发的吗!”

    季宴礼感觉到大腿上突然的一阵疼痛,迷迷糊糊睁开眼,眼前是一个穿着墨绿色丝绸睡裙的女人,肩膀上两根细细的带子衬得肩若削成。

    他晃了晃脑袋看清她的脸:“乔乔?你肯原谅我了?”

    苏南乔刚要凑近听他在说什么,忽然间一阵天旋地转,人已经被季宴礼压在身下。

    作者有话说:

    宴子,你是真醉还是假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