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绝美前妻 > 第四百七十一章天上龙都 第(1/2)分页

第四百七十一章天上龙都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葡国集团的存在,除了单纯为张家找回场子,还有另外一种情况。他们主动摄入事件当中!至于原因……再过两天,国际军演就要开始了,葡国家族和葡萄牙政府关系匪浅,定然会暗中帮忙。他们若是知道傅婉蓉的真实身份,恐怕目的就是大东、二东、凌枭这些诡鹰特组的替补成员了!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不能排除出去。毕竟葡国集团不是神仙,应该不至于把这种高等级的机密事件查的这么清楚。叶凡的心思缜密,不敢拿这种事情来冒险。万一对方设下埋伏,只要稍微伤到他们,那么诡鹰特组的战斗力将会大打折扣,甚至还会牵连到同组军演的龙眸特组。叶凡连大东他们都不想拉进来,就更不可能同意上官雅掺和。当下不顾她的反对,强行把她塞进出租车里,丢给的哥几张百元大钞,请他把上官雅送到东南湖别墅区。的哥知道东南湖别墅区,那里可不是一般人能住的,即便有钱也不行。他不敢大意,拍着胸脯跟叶凡保证,一定会把小姐送到目的地。上官雅小性子发作,扒拉着车窗叫道:“叶凡,我不要回去,我要跟你一起去!就算你把我送回去,我也会自己跑出来……”“死丫头,给我进去!”叶凡硬把上官雅的脑袋塞回车里,让的哥关掉车窗。的哥发动汽车,很快便消失在大街上。叶凡又拦下一辆的士,钻了进去。据聂总所言,傅婉蓉被抓到了一家名为“天上龙都”的夜总会。这让叶凡颇为宽心。如果真是葡国集团的上级策划这出绑架,恐怕不会把人搁到一个夜总会里。只是叶凡无法确定对方真正的想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此时不过四点钟,时间还早,夜总会才刚开门,还没有正式营业。“无上龙都”门口的几个小弟见有客人上门,很有礼貌的把叶凡迎进去。叶凡大手一挥,丢出十块钱小费,“不用找了,拿去给儿子交学费”,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几个看门的小弟面面相觑,却不敢废话。葡国集团主营国际进出口贸易,自诩身份地位崇高,所以不管旗下任何一个公司,都颁布了许多规矩。即便是小夜总会的看门喽啰,也必须按规矩做事,否则后果十分严重。所以,他们看到叶凡那些吊儿郎当的举动,也只是暗自忍气,不敢在地盘门口跟叶凡呛。由于是时间还早,夜总会的生意很冷清。天上龙都有好几层,一楼是酒吧,对普通客人开放,二楼是ktv,只有会员才能进。至于三楼以上,则属于葡国集团正式员工的娱乐场所,基本不对外。当然,如果高管想在这里办派对,还是能宴请很多客人的。在一楼的环坐吧台,几个美女三三两两地簇拥在一起,捧着一杯百加得,嬉笑聊天。许多下午逛了街或者看完电影的人,都会跑到夜总会里坐坐。喝杯小酒,聊会儿天,以此来打发一些时间,小资情调很有感觉。叶凡坐在吧台前,轻轻敲了敲桌子。“先生,请问需要些什么”一个美女服务员带着甜甜的微笑来到叶凡面前。她穿着诱人的女仆短裙,衬衫只扣了下面三个,胸口露出一大片的嫩白肌肤,两团玉兔儿若隐若现,似乎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蹦跶出来。叶凡吞咽了口唾沫,伸出手指比了个二字,“给我来两杯啤酒,加冰。”“好的,请稍等”美女服务员对那些大色狼的目光早就养成无视的习惯了,所以叶凡瞪圆眼睛死命往她胸口里狂瞄,也当做没看见。在吧台对面的一个座位里,几个年轻人看到叶凡,顿时皱了皱眉,想要起身过来。美女服务员站在吧台里,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几个年轻人又坐了回去,小声交头接耳起来。叶凡此时正在打量周围,没有注意到他们之间隐晦的小动作。很快,美女服务员便将两杯加冰的啤酒放在他面前,“先生,请慢用。”“谢谢”叶凡将一杯推了回去,“这杯请你的。”“恩”美女服务员一愣,“先生,现在是营业时间,我们不能接受你的邀请,谢谢”叶凡哈哈一笑,“这个点没啥客人,不会有多忙。反正我也没事儿,跟我说说话吧”美女服务员环视一周,礼貌地站在吧台后,“先生,请问你在等人吗”“呵,算是吧”叶凡将杯子里的啤酒喝完,见美女一动不动地端着啤酒,微微笑了笑,“怎么,请你喝啤酒,觉得不高档是吗”“无上龙都”是葡国集团的产业,所有的服务员被调教的很有涵养,比起五星级旅店的也丝毫不差。美女淡笑着端起啤酒,与叶凡碰了下杯子,抬起来抿了一小口。“这就对了嘛”叶凡感觉不错,打了个响指,说道:“再来两杯阿帕媞尼,然后来两个龙虾海鲜派做甜点。”美女眼中闪起一丝诧异,原来这个打扮不显眼的斯文青年,是龙都的老顾客啊只有楼上的客人,才知道这里的特色菜。很快,两倍鸡尾酒和甜点都端了上来。叶凡也不客气,拿起海鲜派大咬一口,嚼了几下,才美美的咽了下去,“不错,味道还是那么好”可是,他端起阿帕媞尼小饮一口后,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先生,怎么了”“调酒师换了……”叶凡轻轻吁了一口气,“一年前的味道更香郁呢”“先生,您以前经常来这里”美女的口气很轻,带着一阵阵的柔媚。叶凡点点头,一只手指摁在酒杯的上沿,来回转着圈圈儿,“原来我在帝都待过一段时间,偶尔会和朋友来这里消费。”美女服务员一愣,“是吗?先生,我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怎么从来没见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