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翠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大反派也有春天2 > 1.299 斑驳金树律 第(1/2)分页

1.299 斑驳金树律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上次领主大人行使初律,是在位面之旅中。所以“因陋就简”,只重实效,未能兼顾应有的仪式感。此番返回领地,自当“隆礼重法”,仪式感满满,决不能草草了事。

    难怪天际圣灵、魔神各有拥趸,灰岩城堡却不惜耗费重金,将4、5两层,打造成时间龙神阿卡托什的神庙。神庙外的祭台上还耸立着龙神俯瞰溪木领的巨像。

    话说吴尘仰望龙神巨像时,总有一种瞻仰耸立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国家森林公园科科瓦多(Corcovado)山顶张开双臂的救世基督像的即视感。充满了无法描述的神圣和庄严。而且与设置在城堡周围的圣灵神像,共组“圣灵守护”。将信仰之力转化为牢不可破的魔法护罩。再加上前庭金树的自然之力,让整个灰岩城堡充斥着与世隔绝的纯净和清新。

    吴尘问过女管家。建立在世界之喉深入地骨的山体之上,与整个高吼峰雪塔融为一体的灰岩城堡,从建造之初,就大量使用吴尘从异位面传回的能量晶石。信仰、魔法多重叠加,让灰岩城堡稳如泰山,几乎拥有“位面之锚”的恒定。将化为碎片的溪木领牢牢锚定在原地。不会被时空的洪流,冲进毁灭的马桶。

    吴尘总觉得,时间龙神阿卡托什的神力共鸣,似曾相识。很有可能是他小宇宙中并入Ω白洞幕网的三大神族之一的电子神族的某个女神的化身。只可惜与之相关的记忆,仍旧缺失。吴尘并不清楚电子神谱的实际状况和具体内容。

    当然这并不妨碍灰岩城堡的信仰成为领地的主信仰。溪木城的前身,那座建在寒落山峰之下,天际行省为数不多的古代诺德人的定居点,显然拥有拜龙教的古老信仰残留。拜龙教(Dragon Cult)虽早已烟消云散,但对龙神的信仰仍在古老的天际流传。

    事实上在如今的诺德人看来,时间龙神阿卡托什和世界的吞噬者巨龙奥杜因,并没有直接的神性关联。

    为了凸显九圣灵崇高而不可动摇的神性。帝国对世界吞噬者奥杜因的真实身份,有三种约定俗成的认知:第一是阿卡托什造物说,依据奥杜因的自称,认为其确实是阿卡托什的首个造物(The First-Born of Akatosh),也是他毁灭了上一世(世:Kalpa),开启了现世;第二是阿卡托什投影说,认为奥杜因是诺德人对时间龙神的不同理解形成了具现的投影;第三是僭越的野兽说,认为奥杜因并不具备神格,而是诺德人将自己对阿卡托什的错误理解加诸于一头古老而强大的巨龙,这种说法出自《阿卡托什/奥杜因二元论》,作者亚历山大·西蒙(Alexandre Sin)是阿卡托什教会的高阶祭司。

    永远和帝国刻意贬低世界吞噬者奥杜因不同的天际行省的诺德人,则有着自己的认知。诺德人普遍认为,奥杜因是阿卡托什的一体两面。阿卡托什代表时间的起点,而奥杜因代表时间的终点。

    众所周知,信仰在信徒与神之间产生神力共鸣,固化为信徒高度统一的精神具现,并深度左右行为。所以在拜龙教的教义中,现有世界将被奥杜因吞噬毁灭,而后再开启新的一世。也因为注定的毁灭的绝望和失落,让拜龙教徒看淡生死,期待末世。在拜龙教最后的要塞(Forelhost)废墟中发现的便条可知,那些用生命开启屏障,保护要塞不在巨龙战争中陷落,以及那些集体自杀的最后的信徒们坚信,奥杜因将重返世间赐予信众“第二次生命”。

    所以从这个角度就不难理解。拜龙教的死亡教义和殉道行为。因为现世终将毁灭,而巨龙战争就是毁灭的印证。所以拜龙教徒通过死亡来渡过现世和来世之间,时空交替的漫漫长夜。在精心开凿的古墓中,等待被注定不朽的巨龙唤醒,再次降临人间。

    这些都是女管家率领吉塞斯英灰岩亲卫队,携黄金龙爪开启寒落山峰上的古庙,并在古墓深处石棺内的尸鬼霸主的记忆中获取的重要信息。

    “消息可靠吗?”吴尘也是多此一问。

    “绝对可靠。”女管家告知详情:“十二位受约者之一的圣灵摆渡·莉莲安娜,拥有召唤尸鬼的能力。在寒落古墓最后的决战中,奄奄一息的尸鬼霸主,成了莉莲安娜的随从……”

    “好的。”吴尘认可,转而问道:“携带黄金龙爪前往寒落古庙是谁的建议?”

    “沉睡巨人旅馆的老板娘戴尔芬。”女管家笑道:“所以主人也发现了是吗?”

    “嗯。”吴尘轻轻点头:“老板娘一定有不为人知的过往。”

    “她应该会很快登门拜访。”女管家很有信心:“但是主人,寒落要塞和飞天哨塔,都在帝国军团的管辖下,并不完全听命于您。所以驻守海尔根要塞的图留斯将军,您也要早日登门拜访。”

    “好。但在那之前,我要先去环法师学院,见一见命定的炉石守护者,生命法环的持有人,命运的双生子,苍鹭之羽芙蕾雅女士。”这是吴尘返回破碎之城的关键。

    “好的,我亲爱的主人。”女管家对吴尘的决定从来都是全力支持。回忆最初只有两